您所在位置:主页 > 资源 > 文章

关注场馆设施资源共享 难在哪里

2019-04-18 15:24 浏览次数:89 次



关注场馆设施资源共享 难在哪里

 

  

  青少年是主要参观群体

  刚下过小雨,天气有些阴冷,但丝毫不影响位于台州市民广场西侧的吴子熊水晶艺术博物馆的人气。带着孩子的母亲,穿着校服的学生,手牵手的情侣……人们三三两两进入馆内,参观后又安静地离开。

  这座占地15亩、建筑面积7000余平方米的博物馆,馆藏4000多件吴子熊大师一家三代人精心创作的玻璃和水晶作品,还有他们收藏的各国艺术家的水晶艺术作品,以及蜡像还原的玻璃制造工艺流程等,较好展示了玻璃和水晶艺术文化。

  该馆负责人吴刚告诉记者,开馆之初,参观者每人次收取门票30元,今年2月22日开始免费对外开放,“免门票后,首月参观就达3000多人次”。

  “以前,来馆里参观的大多是旅游团体、企业单位组织的员工和学校组织的学生群体。免费开放后,散客增加了不少,除了台州市民,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吴刚介绍,如今,参观者只要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入,门口的工作人员会根据电脑上的显示记录入馆人员信息。在登记本上,记者看到一些以44、12、32等为开头的身份证号码。“这些是外省来的参观者。”工作人员介绍。

  当天,家住东京湾小区的陈女士,带着孩子在市民广场一带散步,路过吴子熊水晶艺术博物馆,便领着孩子进来参观。一圈逛下来,孩子被各式各样的玻璃制品吸引,站在展柜前不愿意离去。陈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和孩子是台州市博物馆和台州市科技馆的常客,但是第一次来吴子熊水晶艺术博物馆。对于这家民办博物馆,她赞不绝口:“挺好的,给我和孩子多提供了一个周末的好去处,孩子在参观过程中也可以学习到工艺品知识。”

  记者走访发现,因着眼于“教育是博物馆的第一要义”,青少年是大多数民办博物馆的主要参观群体,此外,不同类型的民办博物馆有其特有的参观群体。

  作为台州首家知青文博馆,临海市洞港青年农场文博馆从建立至今已走过了6个年头。该馆负责人王鸣告诉记者,6年来,文博馆馆藏不断丰富,目前有藏品400多件,并建立了一支由30多名知青、老农组成的志愿者队伍,坚持实施免费开放。“因为地方比较偏远,平时来这里参观的散客不多。但是我们与临海市委党校、机关党工委、公安系统、教育系统等建立了常态化的学习教育协作关系,所以经常会接待中小学生和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来参观并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位于临海市政广场南面的国华珠算博物馆自建馆开始,每年都会接待很多中小学生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珠算爱好者;台州心海书画艺术博物馆则颇受书画爱好者的青睐……

  运营资金成最大难题

  民办博物馆大多数免费开放,平时以展陈展览和文化科研为主营业务,自身几乎没有营利能力。也因此,许多民办博物馆遭遇了生存困境。

  作为台州首家民办博物馆,临海市国华珠算博物馆建馆至今已26年。它接待过国家领导人,也接待过来自世界各地的友人,如今,这家国家级的民办博物馆却面临困境。

  馆长雷国华告诉记者,早些年,为了解决办馆经费,他经营了一家算盘厂,希望以厂养馆、以馆促厂。2005年之前,算盘厂还能支撑珠算博物馆运营,但随着电脑的普及,算盘厂的效益一年不如一年。加上自身年岁增长,雷国华觉得在经营民办博物馆上越发力不从心,“每年政府都有一定的补贴,但仍不够支撑博物馆的运营,以前馆里有9个工作人员,现在只有4个了”。

  吴子熊水晶艺术博物馆同样面临难题。今年2月之前,博物馆收取门票费用维持场馆运营,但这远远不够。吴刚算了一笔账:“我们博物馆一共有15个工作人员,工资就是很大一笔支出,还有水电费、陈列品折旧费等,每次出去宣传展览也需要一笔费用。每年馆里亏损在50万元到100万元之间。”依靠水晶玻璃产业作为支撑,该馆多年来才能维持运营。

  记者了解到,目前运营较好的民办博物馆都具备自身“造血”能力。比如台州府城民俗博物馆推出了“婚庆节”等传统民俗节庆活动,带来一定的收入。“博物馆的运营,我们坚持走公益性路线,但是通过一些文创产品的开发与销售,获取博物馆自身的收支平衡。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将民营博物馆打造成一个高品质的旅游景点。”该博物馆负责人黄大树表示。

  浙江启明艺术博物馆创办人周星伟也开出了“以馆养馆”的良方:“我们在博物馆建筑底层引进文化娱乐项目,通过营利手段来解决博物馆的生存问题。”临海张秀娟剪纸博物馆则通过传承教学、开班培训和文创产品的销售来支持正常运营。

  还有一些博物馆,正在积极谋求发展之路。

  临海市洞港青年农场文博馆靠着老知青和社会爱心人士捐款筹建而成,开放后,政府每年给予一定的补贴。“文博馆就一个值班人员,一年人工费两万多元。水电费比较省,讲解人员都是义务的。需要用钱的,就是讲解员的交通补贴和博物馆后期的维修以及馆藏文物整理。”目前该馆尚能正常运营,但王鸣明白,博物馆要长期稳定地发展,完全依赖政府补贴和社会捐助是不够的,“我们正在探索将博物馆和旅游文化产业结合起来,带动开发民宿和餐饮业,支持博物馆的长足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