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资源 > 文章

从资源到资本再到平台

2019-04-14 15:38 浏览次数:188 次



从资源到资本再到平台

 

从资源到资本再到平台,聂呷乡甲居藏寨村民文旅融合发展路径不断发生改变,目前已进入供给侧提质的关键期。为提升平台公司在引导村民规范经营上的针对性、科学性和实用性,陈贵军近期组织了包括自己在内的10多名公司员工与70多户民宿经营户进行了深入交流。

村里第一家民宿接待户

丹巴县保存有国内最多的古碉群,号称“千碉之国”。 丹巴古碉群于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正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聂呷乡甲居二村村口就有一座十五层的石碉,且当地村民家家户户都居住在与石碉建筑技艺一样的石木结构房屋中,聂呷乡甲居藏寨远近闻名,吸引了无数游客。

2000年,格绒拉姆爷爷宝生从单位退休,利用自家宽敞的农房,在甲居二村搞起了第一家民宿接待。

“当时只有六间客房,生意好的时候,一间房就要接待10多人,客人睡在通铺上,翻身都不行。”格绒拉姆介绍,虽然条件极其简陋,但一年下来,还是有10万元左右收入。

“古碉、藏寨是我们的核心资源,其他还有极富民族特色的服饰、饮食和风俗等,外地客人就喜欢这些文化资源。”聂呷乡党委书记岳国军说,在宝生带动下,到2010年,聂呷乡甲居藏寨发展了近百家民宿接待户。

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单靠文化资源赚钱的甲居藏寨,民宿接待户小散乱,游客不满和投诉与日增多。

 

外来投资打造精品民宿

改变村民自发的纯粹靠资源赚钱时期的乱象,2013年,丹巴县与四川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旅游开发协议书》,双方约定,按照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的原则,加大对甲居藏寨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引导村民有序参与当地旅游资源开发。

到2018年底,丹巴县与四川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为甲居藏寨投入资金超过2亿元。“基础设施投入的增加,让当地旅游服务功能更加配套,游客的好感得到提升。”丹巴县副县长罗顺方认为。

在政府和龙头企业引导下,当地村民也在寻求资金改善民宿条件。2017年,宝生利用自家筹积的80万元,修建起一座高五层楼的石木结构藏房,但因为钱不够,装修无法进行。“后来通过朋友关系,在成都找到一个老板,给我们投资了340万元,全部用来精装修。”格绒拉姆自豪地说,现在宝生居是甲居藏寨最好的民宿酒店。

2018年10月,宝生居精品民宿酒店正式开业,到当年底仅3个月时间,营业收入就达到30万元。“现在一月收入就相当于以前一年的收入。”格绒拉姆说,要不是甲居藏寨景区门票价格高,游客还会更多。

外来资本的注入加速了甲居藏寨旅游条件全方位改善,但资本的逐利性又给当地带来了新问题。“过于依赖门票是最大问题。”丹巴县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副局长吴俊直言,近几年,当地门票经济独大,经营性项目缺乏,管理欠账太多,群众受益面狭窄。

平台公司扮演保姆

解决外来资本追求短期利益给甲居藏寨带来的问题,丹巴县成立了以国资为背景的丹巴美人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美人谷公司作为县上的平台公司,要扮演好民宿经营户保姆角色。”罗顺方说,将着力从经营性项目拓展、加大管理投入、让群众普遍受益等方面实现以游客为目标的供给侧提质。

这几日,在宝生居民宿酒店门口,十多名工人在太阳底下忙碌着,他们或推运灰浆,或搅拌着砂泥,或做着造型。“将建设锅庄广场。”格绒拉姆说,以后游客晚上可以和当地人一起跳锅庄,体验民俗风情。

在跟格绒拉姆交换意见后,陈贵军告诉她,丹巴美人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将在充分征求意见基础上,于近期出台《民宿规范管理导则》,指导民宿经营户规范服务,内容涉及收费、用餐、导游、导购等。

耍好、吃好、体验好,还能给游客什么带得走的东西?这个问题已经在丹巴县由想法变成现实。“瓦片头帕、藏式服装、牦牛梳子等文创产品已进入生产线。”陈贵军说,五一节前,这些产品将摆上游客中心专柜、民宿酒店、观景台商店销售。

在丹巴县委、县政府决策和平台公司规划下,甲居藏寨去年进入甘孜州大渡河流域乡村振兴示范区范围。“申报5A级景区、建设休闲度假中心和嘉绒风情体验中心、打造养育桃谷和农创田园。”罗顺方说,下一步,以可持续发展文旅融合产业为目标的甲居藏寨将让当地群众普遍增加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