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按摩师傅给我带

2019-11-05 14:45 浏览次数:122 次



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按摩师傅给我带来的高朝

“和你妈打一炮去!”李秀云怒其不争的压低声音喝道:“赶紧给老娘滚犊子,以后没经过老娘同意,敢动手动脚看老娘怎么收拾你。”说完,理也不理张铁柱直接进了院子,将大铁门给关上了。

张铁柱等李秀云进去之后,站在门口冷哼一声,低声恶狠狠的道:“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拿到鱼塘的承包合同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文学

重新回到堂屋,李秀云见林逸抱着一本书正儿八经的看了起来,就在他旁边坐下,笑问道:“看的什么书?”

林逸随口答道:“本草纲目。”

“哟,还真有这么稀奇的书?”李秀云显得有些诧异,以前只是在史书上看到过关于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记载,没想到林逸手里抱着一本,就好奇的凑上去说:“可以给我瞅瞅么?”

林逸点头将书递了过去,李秀云随便翻看几眼,顿时感觉眼花缭乱,书中有许多奇怪的草叶以及人体穴位,李秀云自然看不懂,只是讪讪笑着将书还给林逸。

“小林医生,你的医术不会是从这上面学来的吧?”

林逸将书合上,摇头说:“看书只是增加阅历,至于医术还得从实践中得来。”

李秀云问道:“你能治疗脊椎病吗?”

林逸说:“暂时可以缓解,不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一段时间。”

“那你帮李姐治治这脊椎病吧,如果能够治好,李姐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说话的时候故意微微将腿张开,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长腿上瞅了一眼,见李秀云把目光投来,他尴尬的咳嗽一声,故作正经的说:“报答就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李秀云笑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治?”

林逸回答说:“先针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犹豫的说:“我有些害怕,可以不针灸吗?”

林逸点头说:“自然可以,可以直接推拿进行缓解,不过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李秀云抿嘴一下,说:“没事儿,我先试试你推拿的手艺。”说完,她起身将堂屋的门给关上,继续说:“你等等,我去卧室换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睡衣,睡衣里面的黑色内衣若隐若现的展现出来,那挺拔的胸部,纤细的腰身,以及笔直的长腿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小林医生,我这睡衣好看吗?”

李秀云见林逸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顿时露出得意的微笑。

回过神,林逸悻悻的点头,旋即,又一脸严肃的说:“你到沙发上来躺下,我帮你推拿。”

 

“好的,你来吧……”李秀云整个身子趴在了沙发上,臀部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就如同一个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着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浑身有些燥热不安起来,伸手去撩开李秀云睡衣,见李秀云后背洁白如玉,竟然毫无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涟漪。

“可以开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半裸身子时所露出的火热眼神,心里一阵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林逸喉咙哽咽一下,点头说:“你的颈椎病只是轻微的,我推拿就能帮你治的差不多。”

说着,他暗自将内力运于掌心,接着双手朝着李秀云后背贴去。

“哼哼……”双手掌贴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绷直,手掌上传来的灼热感让她舒服的忍不住低吟一声。

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太过暧昧。饶是浪荡不拘的李秀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的发烫了。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见李秀云舒服的呻吟一声,顿时笑着询问,只不过,此时他也不好受,双手摸着李秀云光滑如玉的后背,感受到肌肤的滑腻感,林逸心里极为紧张和期待,连呼吸都变的有些不顺畅。

“的……的确很舒服……你的技术真好,弄……弄的李姐舒服死了”李秀云一边说话一边哼唧,感觉再说下去恐怕又得舒服的呻吟出声,于是干脆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银牙,闭口不言。

林逸的大手如同有魔力一般,在李秀云后背推拿游走之处,李秀云都会感觉仿佛有千万只蚂蚁挠心一般,奇痒难耐。

她忍不住再次绷直了身子,一双大长腿紧紧的夹住……

林逸见李秀云身子绷直,就笑着提醒说:“放松些……”说着话的时候一只手不小心触碰到了李秀云臀部边缘,那柔软的弹性让林逸心神一荡。

“这小子……摸我屁股?”李秀云心里极度紧张起来,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她太过熟悉,早已没什么新鲜感,但是让她感觉奇怪的时,林逸双手在她身上按摩使她异常兴奋敏感,就如同大姑娘洞房花烛时的紧张刺激,刚才林逸手背触碰到她臀部时,她就在想,林逸是不是打算一步步的将自己给占有?越想心里越紧张,越紧张呼吸越急促,到最后李秀云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俏脸妩媚而又绯红,心里极度渴望被林逸狠狠的占有。

林逸望着李秀云纤细娇柔的身躯以及妩媚的表情,跟着有些迷失起来……

正当两人神经高度紧张,就要失去理智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让两人同时如被电击般的怔住。

李秀云脸色一变,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赶紧把睡衣整理好,又紧张的对林逸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试探的朝屋门口喊道:“谁啊?”

“是我,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门外传来王志强不悦的声音。

李秀云表情有些慌张,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将林逸往她卧室里面推,边走边解释说:“你先到我卧室里面躲一下,让王志强看见我穿这么暴露的站在你面前,他会多想的。”

林逸郁闷的叹了口气,暗忖道:“自己明明没有偷他老婆,怎么就享受到了偷他老婆的待遇,被他活脱脱的给堵在屋里头!”

李秀云将林逸推进卧室,让他藏在衣柜之后,赶紧去给王志强开门。

王志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林逸吩咐他买的药材,他进屋后不悦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说:“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来开门。”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锊了锊肩头的秀发,讪讪解释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呢,没听见。”

王志强也没多想,点点头后问李秀云:“小林医生人呢?”

“他啊……他出去了。”

“出去?”王志强疑惑的问:“去什么地方了?”

李秀云低着头说:“我也不清楚,说是随便出去转转。”

王志强把中药放在茶几上,目光看向李秀云,见李秀云穿着一件性感的情趣睡衣,心里顿时痒痒的,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母亲病重,所以一直没什么心思做别的事情,想想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碰李秀云的身子,这会儿见她衣着暴露,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秀云,你去把堂屋的门锁上。”王志强目光有些火热的看了李秀云一眼,喉咙哽咽的吩咐道。

李秀云不解的说:“大白天的锁门做啥?”

王志强咧嘴一笑,“白天锁门,你说能做啥?”

李秀云醒悟过来,没好气的白了王志强一眼,“大白天的不合适,万一待会儿小林医生回来怎么办?!”

王志强笑道:“没事儿,我速战速决。”说着,他上前去把堂屋的房门给关上,接着从李秀云身后直接一下子将李秀云给横抱了起来,火急缭绕的朝着卧室冲去。

“你轻点!”

王志强把李秀云扔到床上,然后一个饿虎扑食的压在了李秀云身上,惹来李秀云一阵不满。

李秀云推了王志强一下,娇喘兮兮的说:“你先去洗个澡,出了一身汗,难闻死了。”

她想引开王志强,让林逸有脱身的机会。

哪里知道王志强猴急的不得了,根本没有要洗澡的意思,直接将李秀云压在了下面。

“嘿嘿,这真是个体力活……”王志强满身是汗的边笑边喘息。

李秀云躺在床上见衣柜打开一道缝隙知道里面的林逸一定是在偷看,心里感觉既紧张又刺激,身体的敏感程度比以往高出不少。

在王志强奋力的冲击下,李秀云绯红的脸对着衣柜,故意娇媚的欢叫连连,大有勾引林逸的意思。

林逸躲藏在衣柜之中,看到眼前活的春宫场景再加上李秀云极为浪荡的欢叫,心里如同十万只蚂蚁挠心一般,奇痒难耐,血液沸腾。

不过,王志强似乎是属于外强中干性的男人,只是短短几分钟,在王志强的一声闷哼声中,战斗终于结束,他身子抖动几下,吁了口气后,慢慢的趴在了李秀云身上。

李秀云脸上露出一丝不满,这身体刚刚才有感觉,王志强便已经鸣笛收兵,实在是不给力,她脸上呈现出欲求不满之色。

躲在柜子里的林逸感觉好笑,怪不得李秀云要给王志强戴绿帽子,感情是有原因的。

见李秀云不满的把自己推开,王志强知道李秀云为什么不高兴,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说:“好一段时间没干这事儿,有些把持不住,等晚上我再好好满足你……”

咚咚咚……

两人在床上休息一阵,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王志强以为是林逸回来了,不敢耽搁,赶紧穿衣服去开门。

等王志强离开卧室之后,李秀云将睡衣整理好,又从卧室里面将门给反锁上,这才把衣柜门打开,似笑非笑的对林逸说:“偷看别人干那事爽吗?”

林逸从衣柜里面出来,颇为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不能怪我,是你把我推进卧室的。”说话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朝李秀云胸口瞄上两眼。

李秀云刚才被王志强挑起的欲火,此时欲望还没完全减退,见林逸五官清秀,身材高大,顿时就心头大动,伸手朝着林逸胸口摸了过去,在上面轻轻抚摸着,脸上带着媚笑道:“小林呀,你和女人做过那种事情没?”

林逸朝后退了一步,躲开李秀云的‘骚扰’,讪讪笑着摇头。

李秀云又慢慢逼近林逸,一直把林逸逼到了床边,伸手将他给推倒在床上,脸上带着媚笑的道:“那你想不想尝尝女人的味道?”

说着话,她将睡衣的裙摆给撩了起来,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林逸目光火热的看着极为浪荡的李秀云,身子很不老实的起了反应,不怪林逸好色,实在是这个女人太会勾引男人了,对于一个处男来说,这绝对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李秀云为此中老手,马上看出了林逸情乱意迷的眼神,带着鬼魅笑意的凑上前去,趴在林逸身边,握着林逸的手慢慢的牵引着林逸朝她胸部摸了过去……

林逸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部,柔柔的充满了弹性,而且李秀云的胸部之大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小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