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视频:我和公gong在厨房

2020-06-29 17:49 浏览次数:75 次



这时,从别墅里,走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男人,穿着是很考究的仿古半截衫,此刻端着一个托盘,里面一个洁白的瓷碟,碟中放着一条折叠整齐的白色毛巾,折叠的很好,应当是高温消过毒的,还带着淡淡温热。

“周老,累了,歇歇吧!”来人把托盘恭敬的递了过去,笑着说道。

“阿标,我不是说过了嘛,以后叫我大哥就行,你跟了我快二十年了吧,可以说我的江山有你很大的功劳啊,以后不要这么客气了!”老人随手拿着毛巾擦了一下脸,然后感叹的说道。

“呵呵,是,周老,哦,周哥!”这个被称为阿标的管家客气的说道。

“嗯,这就对了嘛,咱们相交二十多年,早就和亲兄弟差不多了!”老人笑了笑说道。

这个周老就是周奉天,此刻面对巨大的水库,看着那波光粼粼水面,又问道:“你看现在道上一派平静,只要有我周奉天在东昌一天,那么东昌市地下就变不了天,你知道为什么吗?”

“呵,您当年可是敢打敢拼,靠实力混出来的,现在放眼整个东昌,有哪个能和您相比,像什么黄三,和尚,王大麻子等,这些人也只配做一个区的老大而已,因为他们没有大胸襟,大气度,眼光不够,至于年轻一代的更是没有成器的,即使是有,如果没有您的支持,他也不起来啊!”

管家阿标站在周奉天一侧,微微靠后半步,笑着说道。

周奉天转过身来,看向阿标轻轻的摇了摇头:“阿标啊,你只说对了一半。”

“一半?“管家阿标一愣,“那周哥,另一半是?”

“呵呵,另一半,是这里的风水!”周奉天指着这里的山水哈哈大笑道。

“风水?呵呵,对,风水!”阿标似懂非懂的随着周奉天笑了起来。

“对了,这次道上有什么消息没有?说说看。“周奉天转过身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藤椅处坐了下来,喝了一口香茶淡淡的问道。

“嗯,一切如您所预料的那样,那个叫什么裴容的女人倒也会借势,已经在道上放出话来,要给南家一点颜色看看。”

阿标笑着说道:“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周哥您为什么会帮她,只是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女人,混夜场的,这样的女人在东昌市找多少找不到?”

周奉天摆摆手,看了一眼阿标:“一个混夜场的女人倒不值得我帮忙,哪怕这个叫裴容的在道上也算小有名气,不过我让你在道上放出消息说她是我的人,这个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谢家的电话啊!”

“谢家?您是说我们华西省城的谢家?”阿标听了吃了一惊。

“不错,前两天,谢家的大管家李老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对这个裴容照顾一二,其实我也不明白,这个裴容到底是怎么惊动谢家的?”

周奉天苦笑道,想到华西省城谢天那惊天的权势,周奉天就有些后怕,这是一个庞然大物,他一个小小的周奉天在东昌只能算是一个地头蛇而已,在华西省根本排不上号。

能和谢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扯上联系,周奉天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所以他接到谢家管家李老打来的电话后,立马就派人在东昌道上放出了消息。

别墅里又走出一个佣人模样的女人,匆匆来到周奉天面前:“周老,南天集团的南家打来电话,想见您,您看?”

“南家?南火龙?哼,告诉他,我最近身体抱恙,不见客,让他回去吧。”周奉天淡淡的说道。

“是,周老。”那个佣人转身回到了别墅,应该是回复南家去了。

“唉,南火龙,要怪只能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吧。”周奉天伸了一个懒腰,冷笑了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早餐准备好了吧,走,吃饭!”

“是,周哥,已经准备好了。”管家阿标恭敬的说道,于是在前面引路,走进了别墅。

周奉天所在的别墅山包下有一条唯一的公路,这是一条专用公路,下面设了栏杆,南火龙的车被人拦了下来。

靠在车上,男火龙一脸焦急。

“南董事长,不好意思,最近周老爷子抱恙在身,请回吧!”

一个守卫模样的人从栏杆旁边的一个小值班室走了出来,来到南火龙面前,双手一摊,不好意思的说道。

“该死,怎么可能,我一来就抱恙,这个老不死的,分明是不想见我!”

南火龙心里暗骂,不过脸上却是堆起笑容,从怀里掏出一把钱足有两三万厚厚的一把钱递了过去:“我真的找周老爷子有急事,麻烦小兄弟通融一下,这点小意思,拿去喝茶!”

守卫看了一眼那叠钱,眼中闪过亮光,不过还是拒绝了:“南董事长,您应该知道周老爷子的脾气,对不起,我无能为力,不能帮您了。”

“这——”

南火龙收回了钱,闷闷不乐的回到车上,看了一眼车上两个密码箱,苦闷的摇了摇头,回去了。

特意取了一百万,本来想来这里打通一下关系,想不到人家周奉天连见都不见,这让南火龙相当火大,却又无可耐何。

自己的靠山贾齐北局长放手不管,周奉天这条路又走不通,南火龙真的着急了,心乱如麻!独自一人在车上凌乱。

接下来两天,洛天和容姐还有兰兰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逛街,购物,然后寻找合适的地皮,容姐准备开一个酒店,准备单干,只不过缺少资金,这两天洛天陪着容姐一直在看各种店面,忙的不亦乐乎,似乎把道上的事忘记了。

终于,三天后,裴容在靠近302国道附近,看中了一家要转让的酒店,一共三层,位置还不错,裴容一狠心,买了下来,当然只是付了首付,就这还欠了几百万的巨款呢。

不过不管如何,现在她要重新起步了,有了自己的事业。

在东昌市发展这么多年,总像无根浮萍一般,摇摆不定,现在身边有了这个男人,有了自己的事业,容姐找到了家的感觉。

看了一眼洛天侧面那棱角分明的脸型,充满刚毅和果断,这些年来,也只有这一个男人真正的想帮自己,为了自己可以豁出一切。

容姐在沉默,洛天也没有说话,车子在都市的车流中不急不慢的行驶,向着那个临时别墅开去。

别墅里,兰兰今天没有跟着洛天和容姐出去,这个时候正在房间里眼睛望着窗外,打着电话。

“李伯啊,谢谢您啊,嘿嘿,不过您这样只是打个招呼啊,南家的势力在这片还是挺大的,容姐一个女人能搞得定吗?要不,你给派点人,把南家收拾一顿得了!”兰兰有些不满的说道。

“呵呵,大小姐啊,帮人不能帮满,道上李伯可是都帮你打过招呼了,如果这样那个小子还搞不定的话,那可就真的是看错人了。

我们只能给他一个跳板,至于能不能跳的起来,能跳多高,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一个没有本事,什么都需要帮助的小子,那就不配做大小姐您的朋友!”电话里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语重心肠的说道。

“什么小子嘛,那是容姐,我在夜总会认识的。”兰兰眼睛一转厥着小嘴说道。

“嘿,你这个丫头,从小李伯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还想和李伯打马虎眼吗?凭着谢家的实力想调查一个人太简单了,那个小子叫洛天,对吗?而且——”

“好了,好了,您赢了,不过我告诉您啊,可别乱说,我和他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兰兰打断了李伯的话,翻了翻白眼说道。

“呵呵,好好,不说,不说,不过等过几天你哥好像会去看你,嗯,我也是听说,听说而已!”李伯呵呵一笑,挂了电话。

“喂,喂,李伯,你说话不算话,说好不告诉人家在哪里的,喂——”
李伯挂了电话,把兰兰气的直跳脚,但这个时候,洛天和容姐回来了,本来还想再打个电话的兰兰只得先暂时放弃,蹦跳着迎了上去。

华西省城,一个并不太起眼的别墅里,一个有些驼背的老者正恭敬的站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汇报着电话的内容:“大少爷,都按您的吩咐安排好了。”

这个年轻人浓眉大眼,国字脸,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左右,静静的听着老伯的汇报,笑了笑:“李伯,给您说过多少次了,以后叫我宏图就行了,我和兰兰从小都是您看着长大的,在我们的心里相当于半

小说文学

个父亲,您总是这样,会让我们不安的。”

“呵呵,好,大少爷。哦,宏图,老朽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这个李伯微笑着点点头接着说道。

“李伯您请说。”这个叫做宏图的年轻人点头说道。

“嗯,您也知道,兰兰从小就活泼,独立性很强,这次愤然离家出走,就是因为王家的那个少爷,王天华,说实话,那个王家的少爷,人品确实不怎么样,他们二人的婚约,我认为真的有些不妥!”

“我知道,只不过这是父亲的意思,我会慢慢的劝阻父亲的,现在这个丫头跑了出去,也不是坏事,也少了王家的纠缠,过几天把手头上的事处理一下,我去看看,只要兰兰过的幸福,我这个做哥哥的一定会帮她的。

只不过一个小小的东昌市,兰兰也不知道认识的什么人,居然需要动用家族的力量来维护那个小子,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如果只是一个小混子,还是要把兰兰带回来的。

至于这件事,先不要让父亲知道,您老也知道父亲的脾气,要是知道这个丫头一个人跑到了东昌市,非要派人把她抓回来不可。”宏图揉了揉眉心,一脸的无奈。

“嗯,那就好,兰兰对你这个哥哥最亲,这个丫头冰雪聪明,她会有分寸的,她也肯定会想到你早已知道了,不然的话,我哪里能调动这么大的关系,呵呵!”

宏图淡笑着摆摆手:“李伯,您也不要谦虚了,凭您的身手,您的人脉,这点事也不难办,到时您还是跟我一起去一趟东昌吧,有您在,我的心里也有底。”

“好!”李伯痛快的答应下来。

东昌市。

南家的大少南春华,此刻正在家里喝着闷酒,这几天的形势似乎越来越紧张了,道上都在疯传,那个容姐仗着有周老爷子撑腰,一定要找回面子,把南春华吓得胆战心惊,父亲和那个周老爷子沟通,连面都没有见到。

最疼自己的公安局长贾齐北贾叔叔,也表示对这件事无能为力,放手不管了,这让南春华只感觉背后的大树一下子倒了,去掉了这些,他原来什么也不是。

南天集团,是南街区最大的一个集团公司,三十八层的一个豪华办公室,南火龙正坐在那个宽大的意大利高档老板桌前发呆。

对于这次南春华得罪容姐的事,南火龙真是的没有办法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出事,这样下去也不是长远之计,总要解决才行,他知道对方这是在给自己时间,不过绝不会太长,所以他必须要做出决定了。

想了半天,南火龙终于拿起了电话打给了黄三。

 

“喂,三哥吧,呵呵,是我,火龙啊!”

“南大董事长啊,哈,怎么有时间给我这个混子打电话了?”黄三在电话中笑呵呵的问道,揣着明白装糊涂。

南火龙心里暗骂一句,不过仍然赔着笑脸。

“三哥,不要取笑老兄了,上次的事,确实是小华做的不对,这个混蛋我都骂过他了。这次不小心惹了容姐,您看,她是以前跟您混的,麻烦您做个中间人,请容姐出来喝个茶,我让这个畜生当面向她陪罪,三哥您也好做个见证!”南龙火低声下气的说道。

“见证?”

黄三不由的冷笑:“南大董事长,你可别取笑我了,我哪有资格做什么见证,我黄三也是道上混的,丢一次脸不够,还要丢第二次脸么?”

“咳,这个,三哥,上次纯粹是误会,误会,都怪我那个混账儿子,这次是绝对不会了!”南龙火中在电话中尴尬的笑着。

经过南火龙在电话中软磨硬泡,又拿出五十万算是请黄三喝茶,黄三才不极不情愿的答应下来,毕竟黄三也想讨好周老爷子。

借此机会,他正好通过裴容来跟周老爷子搭上线。

挂了南龙火的电话,黄三想了许久,就拨通了裴容的电话。

别墅里,容姐正吃着饭,看到黄三的电话,示意给洛天,洛天一笑,就知道怎么回事,于是让她接了起来。

“阿容啊,在做什么?呵呵,这两天过的怎么样?还好吧!”

“嗯,托三哥的福,我过的很好,有什么事么?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我还在吃饭呢!”

“有事,有事,呵呵,咳,你看吧,现在道上的弄的风风雨雨的,南火龙那个混蛋真不是个东西,上次让你丢面子了,这次他想请您喝个茶,一起聊聊,阿容你看——”

黄三在电话中欲言又止,不过意思表达明白了。

“怎么?还想再羞辱我一次么?”听到这些,容姐脸上出现了怒意,淡淡的问道。

“不,不,阿容你听三哥说,这件事绝对不会发生了,那个南春华混蛋再敢那样的话,我黄三带着兄弟把他家的抄了,你信不信?简直反了他了!”黄三在电话中信誓旦旦的说道。

“哼!”

容姐冷笑一声,什么也没有说,这个黄三转变如此之大,还不是看在自己背后的那个周老爷子的背景上么?

人啊,太势利了,当你无权无势时,没有人把你当回事,当你有了势力时,别人恨不得把你当爷供着,不对,是当奶奶供着。

只不过容姐并没有过多的摆架子,只是答应同意和解,具体时间再定,算是给黄三一个答复。

放下电话,容姐冲洛天笑了笑:“一切都如你所料,这个南火龙果然找到了黄三,想再次和解,按照道上的规矩解决问题”

“嗯,看来这个南火龙真的走投无路了,既然如此,就满足他这个小小的心愿吧,免得夜长梦多,就定在明晚吧,把道上有头有脸的都叫来,找回面子,没有人知道的话,哪能算是找回面子!”

洛天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饭笑着说道。

“好,这件事我听你的!”容姐温柔的说道。”好,到时我也去,会会他们,嘿!”兰兰兴奋的说道。

“你这个丫头,你去干什么?”洛天笑着问道。

“嗯,我去保护容姐啊,那个混蛋再敢胡来,本小姐要他的命!”兰兰呲着尖尖的的小虎牙狠狠的说道。

容姐有些感动,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点点头:“好,那我们一起去!”

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容姐把约定的地点,定在了盛世豪庭,还是二楼,666房间,还是那个雅间,这是她屈辱的地方,她要在这里重新把面子找回来。

第二天,洛天陪着容姐重新查看了那个定下来的酒店,商量一下装修的事,把一些具体的细节都敲定了下来,容姐想托人贷款,洛天说不用,他来想办法。

到了晚上,八点半左右,洛天,容姐,还有兰兰三人出发了,直奔盛世豪庭,兰兰这个丫头充当了司机,洛天在后面陪着容姐,虽然是为了找回面子,不过容姐心里仍然很紧张。

“容姐,现在该紧张的是他们。”洛天握了一下容姐有些发凉的小手笑道。

“嗯。”容姐看了洛天一眼,轻轻的点点头,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另一只手紧紧的篡着拳头,轻抿着嘴唇,可以看的出来,她的心里有不安和激动。

兰兰这个丫头倒是一事无所谓的模样,开着车,戴着耳机,摇头晃脑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却是在活络呢,昨天李伯给自己打电话,说哥哥要来看她,让她心里有些没底,从小哥哥就很疼自己,这次因为婚事跑了出来,想必哥哥也知道原因,只希望哥哥到时给父亲说情退了这个该死的婚约。

盛世豪庭到了,门口停了一水的高档车,霓虹灯闪烁下,暗影流光,交相生辉。

下了车,容姐随意的扫了一眼,有几个熟悉的车牌落入眼中,她认的出,其中就有南火龙雷克萨斯LS460L加长版2010款,还有黄三的奔驰S级S300L豪华型2010款,海城区的和尚的越野路虎,滨河区的王大麻子的雷克萨斯以及另外几个区的大佬的车也都停在这里,就像是一个车展,每辆车都不下百万。容姐的华辰宝马在这里都只能算是一般偏上而已。

只是过来做个见证人而已,所以这些大佬都很乐意,以前的容姐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混夜场的女人,跟着黄三,虽然小有名气,不过却也没有可以劳驾到东昌市各区的大佬都要给面子的份上。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周奉天老爷子在道上发话了,直接说容姐是他的人,这就不得了了,周奉天是东昌市的龙头老大,没有人敢不给面子,以前在江塘区曾有一个人很猛,也很狂,不服周奉天,甚至还声言三年之内坐上东昌市的龙头大哥的位置,结果怎么样,没出三天,南街区护城河多了一具浮尸,有人认出就是那个猛人,后来接管江塘区的就是和尚,对周奉天可是毕躬毕敬,就连这次来,他也是仅次于黄三第二个到的。没办法,自己干的不好,弄不好也会成为护城河的一个鬼魂,想当老大的多的是,不差他一个。

一楼,还是原来的那个包间,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南火龙,南春华,黄三,和尚,王大麻子,还有另外三个区的老大,齐聚一堂,互相问候着,说笑着,只有南火龙苦着笑脸和各区的老大小心的寒暄着,心里忐忑不安,南春华更是像个孙子一样殷勤的忙着倒茶,递烟,没有了王八之气,只剩下王八样了。

容姐下了车,走了进来,洛天和兰兰一左一右陪在她的身边,直接走进了包厢。

“呵呵,阿容来了,来,快坐,就等你了”看到容姐出现在门口,黄三笑着第一个站起来打招呼,其他的各区的大佬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只不过并没有站起来,毕竟容姐充其量和他们不一个级别的存在,这些人能来这里做见证,并且主动的打招呼已经算是给面子了,这还是看在周奉天的面子。

容姐面色坦然,举止优雅,微笑着一一和各大老佬打招呼,态度平缓,不卑不亢,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小说文学

呵呵,容姐,上次的事,咳……请上坐!”这个时候南火龙才插上嘴,腆着一张老脸上前套近乎,堂堂的一个董事长有点低三下四似乎也难为他了,不过也没有办法,在场的人没有人比他的级别低,而且他还是这次的罪人,当然态度要放的低些。

容姐目不斜视,看都没有看南火龙一眼,而是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这是正对着门的座位,主坐,是黄三特意给她留的,可以看的出,为了给周奉天面子,各区的大佬已经把容姐放在了和他们同一级别的位置上了,甚至还隐隐有巴结的意思。

南火龙很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拉着站在一边低眉顺眼的南春华坐在了容姐的对面。按照面南背北的顺序,南春华的位置当然是最卑微的,洛天和兰兰一左一右站在容姐的身后。

“咳,阿容啊,这次是南先生带着儿子真诚的道歉的,你看他们两位……是不是先出去一下”黄三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洛天和兰兰,特别是洛天,黄三有些看不顺眼。

“三哥,他们一个是我的兄弟,一个是我的妹子,况且我这个兄弟也就是受害人之一,理应在场,至于我这个妹子嘛,我是怕像上次一样,被人打了脸,灌了酒,自己走不出门啊!”容姐淡淡的笑道,眼中的神色却是很冰冷之极。

“不,不会的,这次不会的,小子,这次态度要有诚意知道吗?敢胡来,即使当着你老子的面,三哥也敢抽你信不信?”黄三尴尬的一笑,对着坐在那里像个孙子一样的南春华训斥道。

容姐没有等南春华作出表示,只是摆摆手,环视了一个各位大佬:“首先感谢三哥,和尚哥及各位大哥到场给裴容作个见证,这里,小妹先干为敬了”说完,容姐端起面前的酒杯微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呵呵,容姐客气了”其他的大佬干笑着说道,同时也端起了酒杯,南火龙和南春华也端起了酒杯,容姐却是停了下来。

“这是容姐和各位大佬的酒,你们两个也配喝?”容姐身后的洛天发话了,声音很平淡,也很突兀。

“小子,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那个王大麻子此刻盯着洛天不悦的说道,他暗中收了南火龙的钱,想帮着南火龙架势,即使道歉,也不想让南家的脸面太难看。

“王哥,您这话就说错了,我刚才说过了,他是我的兄弟,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容姐淡淡的说道,然后沉呤了一下,看向洛天:“姐有些不舒服,你帮姐主持吧……”

容姐说完,竟然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阿容,不要生气,老王没有别的意思,你……”黄三在身后叫道,可是容姐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一桌人大眼瞪小眼。

洛天坐在了容姐的座位上,看了一眼兰兰,这个丫头听着音乐,靠在窗台上,望着天花板,一副陶醉的样子,似乎对眼前的事根本不关心的模样,洛天摇了摇头,也没有管这个丫头,看来她是不想出去了。

“呵呵,各位老大,小弟叫洛天,这次的事也有我的一份,既然容姐让我主持,我就当仁不让了,现在开始吧。”洛天笑眯眯的点上一支烟,同时椅子往后挪了挪,往后一靠,把脚伸到了桌子上一晃一晃的,晃的南春华有些恍惚,这个场景何其像当初的自己,当时就是这一副鸟样子。

其他各区的老大心里有些不悦,毕竟他们的级别算起来比容姐还要高,现在容姐竟然撒手不管了,还让一个小弟来主持,这似乎没有把他们这些老大放在眼里啊。

“咳,好吧,既然也是阿容的意思,这个,南少啊,敬这位小兄弟一杯酒,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冤家宜解不宜结。”黄三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南春华说道。

“好的,三哥,我听您的。”南春华倒是表现的很乖巧,那个容姐不在,有这么大的大佬在场,对方只是一个小混子,应该好应付,只不过喝一杯酒嘛,无妨,不算丢多大的面子。

南春华倒了一杯酒,来到洛天面前:“兄弟,前段时间是我不对,喝了这杯酒,我们以后还是就是朋友了!”

“呵呵,是啊,我南天集团实力雄厚,兄弟如果想在集团谋个差事,总经理以下的位置倒是可以给你留出来一个。”南火龙此刻也笑着说道,一些财大气粗的模样,身份又开始拔高了,有种居高临下施舍的意思。

洛天冷着脸,看都没有看南春天,抽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淡淡的说了一句:“跪下!”

“什么?跪下?”众人似乎没有听清,南春华更是面色一变,眼中出现了怒意,想他堂堂的南天集团的大少,给人端杯酒,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让自己跪下,没有听错吧。

“小子,你有点过分了啊,不要给脸不要脸。”南火龙有些火大,冷声喝道。

“这真有些过分了,阿容在这里应该也不会这样,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南家也是有身份的人,差不多就行了!”黄三有些语气不悦的说道,毕竟南火龙暗中动用了不少的关系,这些大佬还是要给他一些面子的,如果南春华跪下,这也太扫了南家的面子了,这些大佬脸上也感觉无光,毕竟他们私下保证过,不过让南家太难看,顶多喝杯酒,陪点钱就算了。

“差不多就行了?道上的混的?哈哈哈……”

洛天疯狂的大笑,笑声中充满凄然的愤怒,狠狠的瞪了黄三一眼,冷声说道:“容姐一个女人在道上有多不容易相信大家都知道,她的每一分钱都挣的不容易,在夜总会当众辱她,夜晚派人来砸车,就前天还派黑五子指示人在路上劫持她,您一句差不多就行了?混也要混的有道义,混道上的就是让外人欺负自己的手下,被人打脸,灌酒,而像个局外人一样在那里看着?”

洛天语气冰冷,眼睛有些泛红,扫视着众人,更重要的针对黄三,黄三有些下不来台,冷下脸看着洛天:“你到底想怎么样?想当年,我在道上混的时候,你还在家吃奶呢?”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