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老汉开嫩苞系列小说 全是肉很细致的糙汉文

2020-06-29 17:49 浏览次数:133 次



刚才要不是她自己的虚荣心作祟,又怎么会糊里糊涂的跟霍予沉走完所有办结婚证的程序。

说白了,她内心深处也藏着一个灰姑娘的梦。

希望在她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能有一双手拉她一把,给她一个休息的避风港。

霍予沉就是那个最适合的

小说文学

人,让她能,再也没有人察觉的时候偷偷的幻想一下。

 

幻想霍予沉这种家世、长相、事业都很优异的男人,会眼光独到地爱上她、娶她。

她实现了其中一个小小的愿望,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明白了,以后合作愉快!”

霍予沉把她眼里最后消失的光亮看在眼底,心里泛起一阵陌生的钝痛感。

他把这种没有在他生命里出现过的感觉压了下去。

霍予沉拿出一式两份的协议,“你看看,没有异义就签了。”

陆一语接过文件,直接拿笔在最后一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可以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先回去,我几天没好好休息了,想睡一觉。”

霍予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拿起另一份文件里开。

陆一语在霍予沉离开后,脱力一般的瘫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一个小时之内,她就把自己整成了已婚妇女。

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

陆一语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结婚证,目光无法控制的停留在霍予沉那张完美无俦的脸上,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淡到不能再淡的笑容。

谁也不会想到,其实在她心里藏了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人。

那个人就是霍予沉。

陆一语是一个清醒的旁观者,她从小就知道她和霍予沉不会有任何交集。

所以,整个大院的女生,包括陆微言每天想方设法的去霍家大院回徘徊,就想多认识几个霍家人时,她从来不去。

就连早年,陆默逢年过节还会跟霍家人走动时,她也没跟着去。

她相信门当户对这句话。

她以后结婚,选择的对象也只会是中产家庭,绝对不会是霍家这样的高门大户。

她不认为地位悬殊、财富差异巨大、地位高低不同的婚姻能够长久。

但理解归理解。

当霍予沉跟她说要结婚时,她心里才会那么震惊,才会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在霍予沉的眼里,她跟其他女人没什么两个样吧。

才相处两天,就迫不及待的答应嫁给他。

陆一语把那本结婚证,锁进了书房最底下的那个抽屉里。

然后,继续整理她最新的简历和日常练速写。

速写不是建筑师必须的日常工作,但她一直没有放松过这一块练习。

有时候语言能力不足以说服甲方,还能用最直观、最便捷的速写来展现他们整个设计的细节想法。

这些都是必要的辅助技能。

陆家。

刘婉宁把崭新的购房合同交给陆微言,“言言,你看这是什么?”

陆微言兴致缺缺的转过头,看到合同封面上的“商品房出售合同”几个字时,惊的跳了起来。

“妈,你真的弄到钱给我买别墅了?”

“你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高不高兴?”刘婉宁慈爱地摸着陆微言柔软的头发,露出慈母般的笑容。

“高兴,太高兴了!妈,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我实在太爱你啦!”

“你高兴,妈也高兴。”刘婉宁笑道:“这几天工作辛苦了吧,还要跑医院看你爸。”

“是啊,特别辛苦。你看我都瘦了,脸色蜡黄。”

“知道我女儿辛苦,妈这就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水晶肘子、麻辣小龙虾还有水晶饺。”

“行行行,妈这就给你做,你等着啊。”

“谢谢妈,您辛苦啦!”陆微言说完抱着那份买房合同跑回房间仔细的看起来

小说文学

然后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一条屏蔽了陆一语的朋友圈,并配文:奋斗多年,终于在这个城市里有了自己的资产。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和公司领导!

陆微言发完之后,几秒钟内就有30几个赞和评论。

陆微言兴奋地点开那些动态,笑的小脸儿发红。

看到其中的一条动态时,她先分的情绪下降了不少。

因为提到了装修。

别墅的装修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她之前只想着买一套别墅,却没有想过装修。

她既要装修得高贵典雅又不失生活气息,这一圈下来一两百万根本打不住。

这笔钱她要从哪里拿?

这个问题让她刚买到房的激动顿时下降了不少。

刘婉宁端着饭菜出来,见陆微言不在客厅,就叫道:“言言,菜都给你做好了,出来吃吧。”

陆微言这才低着脑袋出来,刘婉宁见她这个样子关心道:“出什么事了?刚才不挺好的吗?”

“妈,你说咱们买别墅了,以后月供、装修谁负责啊?”

“这个……你的工资也不低,可以自己供啊。”

“妈,你舍得我这么辛苦?我要背200多万的债,那我还要怎么生活?”

“那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你爸还这个贷款吧?我听售楼处的人说了,最长能贷25年,我们还欠230万。加上利息的话,每年至少要还15万,每个月12000到13000。你把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才8000多,他就是不吃不喝也还不起啊。”

“那我每个月15000的工资,我就能还?”

刘婉宁也有些着急,“那你说怎么办?当初是你说要买别墅的,我还以为你做好了月供的准备。要实在不行,你每个月省着点花,你要买什么我给你钱,你就安安心心的还你的月供。”

“你以前不也每个月给我四五千零花钱吗?我每个月最少的开支都要两万。你让我每个月省下12000,我怎么可能省的出来?我不要买护肤品、衣服、包包和鞋子吗?我要是成天灰头土脸的,叶锋用不着多久就会厌倦我,去找别的女人的。”

刘婉宁急得直搓手,“要不我去找份兼职,我们一起还。”

“兼职能挣多少钱?再说了你去做兼职,谁给我做饭洗衣服?”

刘婉宁:“那能怎么办?要不说我们不买别墅了,把那200万拿回来?”

“你说什么傻话?好不容易买了套别墅,你给退了。那我们转了这么一大圈,有什么意义?要我说,我们要想办法让陆一语帮我们还月供。她不是赚钱多吗?让他每个月还12000到13000也不算为难。”陆微言说道,反正她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还房贷的。
她的钱是用来生活和享受的,怎么可能用来分给银行?

“陆一语那个贱人刚没了工作,又前后给你爸的练了20几万块钱医药费。她哪里来那么多钱?”

“她现在失业又不代表她以后都失业,她要是工作了她一个月少说也有两三万,还可能更多。她来还房贷简直轻而易举。”

刘婉宁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我回头想想办法,让那个贱人同意帮你还贷款。”

“谢谢妈,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陆微言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美滋滋的开始吃水晶肘子和水晶饺,丝毫不管刘婉宁还在厨房里忙碌。

刘婉宁把麻辣小龙虾端上桌,爱怜地说道:“你慢点吃,别噎着。”

“知道了。妈,你帮我剥虾,我刚做指甲,剥龙虾会剥坏的。”

“行行行,妈帮你剥,你就好好吃。晚上你去医院给你爸守夜。”

“凭什么我去?我每天上班下班,不辛苦吗?陆一语呢?她现在是无业游民,有一大把时间去医院陪床,凭什么她不去偏偏要我去?妈,你和爸不能这么偏心!”

刘婉宁:“你以为你妈这么没眼力见吗?我舍得你这么辛苦的去医院陪床啊?你爸现在还没醒,但医生说了他今晚肯定会醒。要是他醒来就看到你,你说他心里会怎么想,肯定会觉得你这个女儿特别孝顺。”

“妈,你说的对。这种功劳我肯定不能让陆一语抢了。”

“那是。要不然我怎么舍得让你去熬夜?”

“那你给我多做点好吃的,我带到医院当夜宵吃。”

“行,你好好吃。妈,这就给你做去。”

陆微言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问道:“妈,我刚才回家,没在咱们院子里看到陆一语的车。她过来开走了?”

“没有我让二手车行的人过来拖走了,卖了两万多。不然你以为那200万是从哪来的?”

陆微言闻言筷子停了下来,“你把她的车给卖了?她问起来你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我就说她的车挡了我的路,害我差点摔跤。”

“也行吧。以后这种事做之前先跟我商量一下。咱们还要利用她,不能把她气狠了。她要是当了甩手掌柜,谁来帮我们还那200多万。”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陆一语怎么说也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她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懂吗?只要你爸一天不好,她肯定不会撒手不管。”

“说的也是。”陆微言又塞了几口吃的,才放下筷子,“妈,这些菜都给我留着。我先去睡一觉,到时间了你记得叫我。”

“你赶紧去睡,我给你炸虾球当夜宵。”

“别太油,吃太多我会胖的。”

“知道知道。”刘婉宁笑道。

两人谁都没发现她们的相处方式其实并不像母女,反而像公主和她的老仆人。

陆微言拎着饭盒不情不愿的来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陆默一点要清醒地意向都没有。

于是,就坐在病床边的塑料椅上玩手机。

最后,嫌弃病房里的塑料椅坐着不舒服,走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下,继续玩儿。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