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三代乱惀小说全集 中文字幕人妻熟女人妻

2020-06-29 17:49 浏览次数:106 次



然,下一瞬,他对上的是尹婉竹发红的眼眶,他的心突然就像是被只无形的大手揪了下,生疼。

他厉声吼道:“不许哭!”

尹婉竹眼眶更红了,她憋屈的看着他:“尚骞,我做错了什么?正梃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非要这么作践正梃?”

第一次,尹婉竹觉得好绝望。

亲眼看到席亦宁对着第一名媛献殷勤的时候,她是生气,很生气很生气。

放高利贷的人找到学校来要钱,说她拿不出来,就将她卖去那种地方抵债,她是害怕,很害怕很害怕。

此时此刻,她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她不能告诉席正梃,正梃已经够惨了,要是到时候尚骞反咬一口,正梃一定会生不如死。

她也斗不过尚骞。

她就只剩下绝望和无助了。

“……”

见她这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席正梃的心里突然像是堵了团棉花一样难受,难受得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这么逗她,是不是太过了?

他的傻老婆,她没有背叛他,她从头到尾,都是属于他的,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他的语气不由自主的软下来:“蠢女人,那晚有多疼你忘了吗?而且谁告诉你第一次一定会流血?你到时候随便糊弄下席正梃不行吗?非要自己折腾自己?”

尹婉竹唇角露出苦笑:“糊弄?我不想糊弄。尚骞,正梃是我的丈夫,是我一辈子要携手同行的人,是我未来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我不想糊弄他。”

一辈子……

最重要的人……

席正梃的脊背一僵,捏住她下巴的手陡然松开,脚步后退开来,他定定的看着她,眸底无数种情绪交织,翻涌。

“烦死了,真啰嗦。”几秒钟之后,他压下心底的异样感受,一脸嫌弃。

尹婉竹只是侧过脸,抹掉眼角的泪花:“尚骞,我能走了吗?”

她这副样子,那么脆弱,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拥进怀里好好疼惜。

席正梃的心微微泛疼,语气却依旧强硬:“记住我说的话,如果你敢再来医院做手术,我一定说到做到。”

他不能让她白白受罪。

尹婉竹的肩膀一抖,她恨恨的盯他一眼,嘴上却很乖巧:“我不会做的。”

这个恶魔。

尹婉竹相信他一定能说到做到。

她怎么敢挑战他?

可是正梃……

“滚吧!”正沉思着,尹婉竹突然就听到男人欠抽的声音。

她蹙了下眉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向门口。

房间里早就没了医生的踪影。

尹婉竹拉开房门,入目的是一个长相极其艳丽妖娆的女人,那女人也一直盯着门板,门一拉开,正好四目相对。

女人脸上原本是带着浅笑的,见开门的是尹婉竹,她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殆尽,上下扫了一眼尹婉竹,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尹婉竹却蹙了下眉头。

第一反应是,这女人长得真是漂亮,身材真火辣。

第二反应,这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凉飕飕的。

尹婉竹是认得她的,她偶尔刷新闻刷到尚骞,就看到这女人守在他的身畔,应该是他助理之类的。

她再抬眸,就看到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西装革履,分成两排站满了走廊。

排场真是大。

尹婉竹暗自咂舌。

她正打算离开,突然就听到混乱又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嘈杂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

“快!尚先生就是在那边,今天一定要拿到独家。”

“咔嚓!”

“尚先生竟然来了妇科医院,而且还是和一个女人来的,真是大新闻!”

“咔嚓!”

记者来了!

尹婉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脑袋缩回去,一把关上房门。

“怎么?不想走?刚才的抗拒都是装出来的?女人,你和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尹婉竹还惊魂未定,身后却响起男人嘲讽的声音。

她转过头去,果然看到男人的唇角邪肆的勾起。

席正梃被她几句话就扰乱的心湖已经恢复平静,他双手插兜,唇角的笑容痞痞的。

“你求我,我大可以从正梃那里把你要过来。”

尹婉竹满头黑线:“记者来了,我出不去了。”

她现在出去,一定会被拍到,以尚骞的影响力,只怕她能被人扒出祖宗十八代。

她和尚骞同时出现在一家妇科医院,一间手术室,到时候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噢?”席正梃扯了下唇角,眸底却闪过一丝烦躁。

这些记者真是跟苍蝇一样,哪哪都有他们,烦都烦死了。

顿了下,他道,“我出去,你躲在房间里,我走了你再离开。”

“好。”尹婉竹点点头。

只能这样子了。

席正梃看了她一眼,迈着长腿走出房间。

“boss。”尚洁恭敬的颔首。

数十个记者被训练有素的保镖们拦在了十米开外的地方。

走廊上闹闹嚷嚷的。

“尚先生真的在里面吗?”

“尚先生出现了!”

“快拍快拍!”

他们一看到席正梃出现,立刻跟狗狗见了肉包子一样,一边疯狂的按着快门,一边用力的想要推开保镖冲过来。

只不过,都是无用功。

“尚先生,有人爆料说您此刻和一个女孩子待在一间手术室里,请问她是您的女朋友吗?她现在还在手术室对不对?你们为什么会来医院?”

一个记者眼见冲过来是不现实了,立刻大声的发问。

“尚先生,之前也有传闻说您有意和卓家联姻,但最近卓彦婷小姐和席小少爷互动频繁,眼看着没希望了,所以你改变目标了?难道房间里的人是穆大小姐?”

“尚先生……”

等不及席正梃回答,又有记者跟着发问。

南城三大家族——席家、卓家、穆家。

和卓大小姐卓彦婷不一样的是,穆家人将他们唯一的女儿保护得很好,只有少数几个家族的长辈见过穆大小姐。

听说,今年也到了可以婚嫁的年纪。

不和卓家联姻,和穆家联姻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嗤!”席正梃单手插在裤袋里,冷酷非常,盯着那记者,嗤笑道,“我想娶卓彦婷?是你瞎还是我瞎?那女人长那么丑娶回家镇楼吗?”
他的话落地,现场有几秒钟的寂静,而后,一片哗然。

“丑?卓彦婷小姐丑吗?虽然算不得国色天香,但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吧?关键是气质很不错啊!”

“卓小姐很漂亮了啊!尚先生的眼光这么高啊?那此刻在房间里的女人该是怎样的绝色?”

“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穆小姐?”

“噗。”尚洁忍不住笑出声。

boss毒舌得让人五体投地。

席正梃则是冷冷的扫了眼那些记者,转身,回到房间。

尹婉竹就站在门边,努力的听着门外的动静,闹闹嚷嚷的,她也听得不真切。

突然,房门就开了。

她原本是贴着门板的,门打开,她也被推得后退了一步。

见是男人折返回来,她愣了愣,脚步立刻后退,和他保持距离。

“尚骞,你怎么回来了?”

席正梃唇角勾出邪肆的幅度,双手抱臂,慵懒的靠在门上,盯着她。

“记者已经知道你在里面了,我走了,你立刻会被他们抓住。”

“什么?那怎么办?”尹婉竹微微睁大漂亮的眼睛,眉头拧起,小脸也跟着皱成一团。

她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事情一波接着一波。

现在她要怎么出去?

“很简单,我们一起出去。”席正梃微微抬高下巴,唇角的笑容越发的痞。

尹婉竹一脸惊诧:“一起出去?那不就等于告诉别人我和你在一起吗?”

“难道不是?”席正梃扯唇。

尹婉竹:“……”

顿了下,尹婉竹声音放柔,道:“尚骞,你想想办法,我们不能这么出去,否则我和正梃解释不通的,他疑心重,看到我们一起出现,他会胡思乱想的。”

现在,她也只能求着他了。

“疑心重?”原本唇角带着痞笑的男人,神色立刻冷若冰霜,“你是说席正梃身体残疾,所以心理也跟着扭曲了?”

他神色突变,将尹婉竹吓一跳。

她的脚步又后退了几步,她急忙摆手:“不,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正梃很敏感,如果我们一起出去,他肯定会有所猜忌的,毕竟,我怎么都解释不通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

男人神色稍霁。

看在她都是在为他考虑的份上,他不和她计较。

“过来。”席正梃对着她招招手。

“干嘛?”尹婉竹警惕的看着他。

这男人刚才脸色突变,情绪反复,她又不是没瞧见。

有些可怕。

她不要过去。

“我带你出去。”席正梃不耐烦的道。

他今天为他的小妻子已经耽搁很多时间了。

“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出去。”尹婉竹焦急的摆手。

该死的。

好声好气的和他说了那么多,他当作耳旁风了。

席正梃没什么耐心,直接走过去,一把将她扯进怀里。

“啊!你干什么?”尹婉竹立刻大叫,伸手推他。

她是真的怕眼前的男人。

情绪反复,又什么无耻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她不怕他才怪。

“别吵。”席正梃蹙眉,一把将她的脑袋按在怀里,言简意赅,“我抱你出去,你把脸埋在我怀里,这样,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懂?”

抱你出去……

 

尹婉竹立刻摇头:“我不要你抱!你快松开我。”

席正梃蹙眉攥住她的手臂,声音冷酷:“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抱你出去;二,我走,你自己看着办。”

“我……”尹婉竹盯着他脸上的黑色面具,看出他眸底的不耐烦,她咬了下唇,权衡一下,才道,“那……麻烦你了。”

似乎,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但她心里对这样亲近这男人是极度抵触的。

席正梃不再说什么,他一个公主抱将尹婉竹抱进怀里。

尹婉竹咬着唇,脸色有些不好看。

“手勾住我的脖子。”

尹婉竹脸色更难看了,一咬牙,还是伸手攀住男人健硕的肩膀。

席正梃盯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勾了下唇角,转身,迈着长腿要出去。

“等一下。”尹婉竹突然出声。

“嗯?”席正梃低眸看她。

尹婉竹也没有解释,只是空出一只手扯掉马尾辫上的发带,让浅棕色的卷发散下来。

随后,她将脸埋在男人的肩膀上,发丝垂下来,将她的脸彻彻底底的遮住。

席正梃几乎是能嗅到她发丝上的清香,和他用的同一个牌子,淡淡的,玫瑰花的香气。

他的是薄荷味的。

他勾了下唇角,用脚勾开门。

门外,还是闹嚷嚷的。

尚洁看到他抱着尹婉竹出来,唇角微微下压,美艳的脸上依旧带着恭敬,微微颔首:“boss!”

“将医院的监控抹掉。”席正梃冷声吩咐。

“是,boss!”尚洁颔首。

尹婉竹将脸埋在男人的肩膀上,越发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和席正梃身上的味道好像。

听到男人的吩咐,她松了口气。

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和尚骞待在一起的人是她,否则就完蛋了。

席正梃迈着长腿往前走,怀里抱着个女孩,尚洁跟在他身后,保镖们将记者们往外赶。

记者们见状,立刻沸腾了,快门不断的按,根本不肯走。

“尚先生,您怀里的女人是谁?是您女朋友吗?”

“尚先生,这女孩是穆小姐吗?”

“尚先生,你们为什么会来妇科医院?是你怀里的女孩生病了吗?”

“尚先生……”

席正梃站定脚步,眸光淡淡扫过众人,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不由自主的倾泻而出,连带着上位者才有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

原本闹哄哄的走廊,立刻寂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甚至有人因为他淡淡的一眼,就屏住了呼吸。

气场强大如斯。

席正梃低眸看了眼怀里的女孩,道:“这是我太太,我们来医院做孕前检查,还有问题吗?”

“轰!”

席正梃短短几个字,如同一个炸弹丢下来,整栋医院大楼仿佛都抖了三抖。

所有记者的嘴巴都张成了“o”字形,眼睛瞪圆,难以置信到了极点。

尚洁深深的看了眼男人高大的背影,眸色有些复杂。

boss竟然在公众面前承认这女人了?

难道短短一个多月,boss就对这女人动了心了?
虽然尚洁必须承认尹婉竹那张脸的确是漂亮,连她都自愧不如,但,boss这次回国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谈情说爱……

尚洁盯着尹婉竹,眸底里闪过一抹锋锐。

尹婉竹闻言,脊背一僵,抓着男人衬衣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收紧。

该死!

这男人在胡说八道什么?

她哪里是他的太太?他到底想做什么?

尽管心里思绪万千,然,此刻这么多记者在这里,她不敢抬头,也不敢有其他任何举动,只能乖乖的趴在男人肩膀上。

沉寂几秒钟之后,记者们疯了一样的开始提问。

“太太?尚先生?您是说您结婚了?怀里的女孩就是你妻子是吗?”

“尚先生?这么说来,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卓家联姻,都是谣传,是

小说文学

吗?”

“尚先生,请问您妻子是哪家的千金?可以透露一下吗?”

席正梃则是在保镖的开道下,面无表情的抱着尹婉竹进了电梯间,完全无视了记者们的提问。

尚洁跟着走了进来,恭敬的站在一旁。

电梯门缓缓的关上。

尹婉竹立刻抬起头来,挣扎着要下来,脸都气红了:“尚骞你胡说八道什么?谁你是太太?你疯了吗?”

男人手臂矫健有力,尽管她挣扎,还是稳稳的抱着她,低眸看向她,语气散漫:“电梯里有监控。”

话落,怀里的女孩立刻趴在他肩膀上,将脸给遮起来。

“尚骞,你不许胡说。”

尹婉竹不敢抬头,咬着牙。

她的真的要被他气疯了。

席正梃没搭理她。

“叮。”

电梯到了一楼,他抱着尹婉竹,径直上了停在路边的豪车。

尚洁跟着上了副驾驶座。

车窗玻璃升上来,

小说文学

形成密闭的空间,轿车汇入车流中。

尚洁通过后视镜盯着后座,眸光微沉。

席正梃抱着尹婉竹,她坐在他的腿上,他低眸看着她,眸底里带着浅笑。

这些天,他实在是太忙了,早出晚归,只有晚上睡觉那几个小时能将他的小妻子抱在怀里。

此刻温香软玉在怀,他心情还不错。

他缓缓的垂首下来……

尹婉竹不知道那些记者跟上来没有,她仍旧跟只鸵鸟一样,趴在男人的肩膀上,都不敢动弹一下。

“boss,我们已经甩开记者了,现在去哪里?中午您和张总有个饭局,现在十一点,我们该准备出发去饭店了。”

就在席正梃的唇要落在尹婉竹发丝上的前一秒,尚洁恭敬的声音传了过来。

尹婉竹立刻抬头,脑袋撞在什么坚硬的东西上,她直接被撞趴回了男人肩膀上。

“呃……”

下巴差点要被撞歪,席正梃不由自主的痛呼一声,手指却覆上小女人的发顶。

他都撞得生疼,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尹婉竹估计也撞得不轻。

“女人,你怎么样?”

他的语气,冷冰冰的。

尹婉竹被撞得脑子晕眩,巨痛无比,她抬头,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

不是她矫情痛哭了,这是生理反应,眼泪自己就流出来了。

席正梃长指揉了下她的发顶,嘴上却满是嫌弃:“真是娇弱。是你撞我,我该不该哭一场?”

尹婉竹还有些懵,不由自主的伸手揉脑袋。

席正梃在她伸手之前,收回了自己的手。

好一会儿,尹婉竹才反应过来,她竟然坐在男人的腿上,她的脸腾地一红,立刻就跟触电一样,一下子跳起来。

“砰!”

她的脑袋直接撞在了车顶上,整个人跌在车厢柔软的地毯上。

席正梃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在自己眼前,真是又好笑又生气。

“蠢死你得了!”他嫌弃到不行。

地毯上,尹婉竹已经被撞得眼冒金星,眼泪流得更多了。

眼见着男人的手伸过来,她立刻向后缩:“尚骞,别碰我。”

席正梃的手指僵了下,低眸睨着她:“过河拆桥?”

刚才抱那么用力,现在记者不在了,立刻要保持距离了?

尹婉竹缩在车门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咬了下唇:“刚才谢谢你了。”

谢个鬼!

如果他不出现,会有这一出吗?

一边说着,她揉着自己的脑袋,她感觉自己要脑震荡了。

“哼。”席正梃一边唇角勾出邪肆的幅度。

尹婉竹揉了好一会儿脑袋,疼痛减轻了些,才慢慢的从地毯上爬起来,靠着车门坐着。

车后座的空间非常大,摆放了冰箱、红酒、TV、置物架,桌板上还摆放着鲜花……俨然一个小休息室。

坐垫很柔软,空间里散发着一股好闻的幽香。

尹婉竹第一次见这种豪车的内部装饰,醒过神来之后,她不由自主的打量了几眼。

“喜欢?”席正梃将她的小眼神收于眼底,唇角越发上扬。

看来他的小妻子和他的品味是一样的。

尹婉竹猛地回过神来,她看向距离自己至少有一米远的男人,道:“尚骞,停车,我要下去。”

席正梃深眸看着她。

今天逗她逗得差不多了,再逗估计真的要炸毛了。

他道:“我送你回去。”

“不要!”尹婉竹立刻伸手抓住门把手,满脸戒备的看着他。

他送她回去?

他们什么关系他要送她回家?

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得了?

席正梃有些烦躁的盯着她。

他取下面具,这小女人就乖得跟只兔子一样,怎么一带上面具,她就处处和他作对?

“你给我过来!”席正梃命令道。

“尚骞!”尹婉竹死死的拉着门把手,不肯动。

这时候,副驾驶座的尚洁适时出声。

“boss,我们现在去饭店时间刚刚好,如果要送这位小姐回家,只怕时间……”

“闭嘴!”席正梃烦躁得很,听她说话直接冷声打断。

尚洁立刻恭敬的颔首:“是,boss,是我多嘴。”

侧眸,她对司机道:“去席家。”

“好的。”司机颔首。

尹婉竹漂亮的眼眸微微睁大,都忘了自己在和男人抗争。

她只是盯着尚洁那张美艳绝伦的脸,很是诧异。

这种感觉就是,一个人给了另外一个人一耳光,另外一个人又把脸伸过来,很恭敬的说:“您打得好,您都是对的。”

尹婉竹的三观,差点儿碎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