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腿张开办公室娇喘 老公好大好涨水好多

2020-05-15 23:20 浏览次数:142 次



“啊呦,原来你们认识啊?没想到,我们家的安安这么有福气呦,南少,您晚上在家里用晚餐吧?我这就去吩咐下人好好的准备准备。”

米安安心里翻白眼。

还我们家安安?什么时候这位势力自私的胖阿姨,也会和她套近乎了?

反常,太反常,小心有妖。

 文学

金彩莲在经过米安安身边时,小声的说。

“安安,你一定要好好的招待客人,这位南少可是我们家千载难遇的贵客啊,千万別耍你的坏脾气,惹了他,有你好看的。”

她走了,留下了一阵刺鼻的香风。

米安安不屑的揉了揉鼻子。

自从进了客厅,她一眼也没看金彩莲,全拿她的提醒当做了耳边风。

于是。

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南爵和米安安两个人。

米安安站着一动不动,也不发一言,只是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小爷?难道是被小爷这冠绝众生,飘然若仙的翩翩风姿给迷住了?”

南爵看着距离三米开外的米安安,眼神似笑非笑。

我去!

这个男人太自恋了。

无聊。

她转头看着落地窗前摆放的,一棵长势极好的富贵竹盆栽,淡淡道。

“你的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了,男人长的帅,在别人眼里是优点,但是在我看来,是缺点,男人越帅越花心,就好像是一颗包着彩色糖衣的毒药。”

米安安想到了江冰洋。

南爵点燃了一根烟,捏着烟,狠狠的吸了一口,袅袅烟雾……

“你受过情伤?”

米安安离开了门口,走到一个单人沙发旁边坐下了,身体重重的靠在了沙发后背上。

她真的很乏,闭上眼睛都能睡着。

“这个跟你有关系吗?说吧,你这么纠缠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看着爸爸和金阿姨对他那般的曲意逢迎,阿谀谄媚,米安安确定这个男人的来头一定不小。

“有事,今天那是小爷暂时放你一马,没人能跑出爷的手掌心,既然事情没得到解决,那小爷就只有辛苦一趟了。”

他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和这烟的烟雾一样轻飘飘。

米安安一挑眉。

“有事?我们从来就没见过面,完全是陌生人,会有什么事?你少胡说八道了。”

她才不相信呢。

“以后,我们还会经常见面的。”

南爵看着她的黑眼圈,明显睡眠不足,眼神蓦然一暗。

米安安又心烦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总是缠着我啊?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不认识,我很烦,倒霉事一箩筐,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

她拧着眉心,撅着嘴。

初恋男友被姐姐撬走了,最爱的小姨突发重病又没钱治,昨天……她的初夜还不知道被谁拿去了,这一件件的闹心事,米安安都要烦死了。

可是南爵一看见那张嘟起的红唇,想到了昨天夜里,米安安的表现,那就是一只不驯的小野猫。

身下就是一紧。

他果断将只吸了几口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按灭了,扬起下巴,对上的她的眼睛。

“口不对心,没有女人不想见我,世界上,小爷的魅力无人能抵御,在小爷看来,你很特别。”

自信如他。

南爵调查了江冰洋,他和这个女孩认识很久了,并且确定了恋爱关系,后来因为姐姐米安琪的插入,他们分手了。

目前独身。

米安安严重不认可,还小爷的魅力无人能抵御,真能吹。

“我有什么特别的?还不是长了一个脑袋两条腿,两条胳膊一张嘴?又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有事情你就快说,我没心思等你温水煮青蛙。”

这个人说话,一口一个小爷小爷的,太浮夸。

心高气傲的南爵接连被米安安怼,却也不恼。

“小爷看上你了,想一想,做爷的女人如何?”

他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这是今天南爵从第一医院出来之后,做出的决定。

哦?

买噶?

米安安听了他的这段话,差点咬到了舌头,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不行。”

她拒绝了,而且严重怀疑,这个南爵是不是从精神病院里面偷跑出来的?今天没按时吃药吧?跑这里来疯言疯语的说做他的女人,开什么玩笑?

“女朋友?”

南爵升级了。

“不行。”

米安安继续拒绝。

“未婚妻?”

南爵继续升级。

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难诱惑,在他认为,别说是做他的妻子了,即便是单单成为他的女人这个条件,就已经是H国所有春心初开花样少女的梦想了好吧。

这都升级到未婚妻了,难道……还不动心吗?

南爵探究的眼神。

米安安不淡定了,什么?未婚妻?他不是……开玩笑?

她盯着南爵看了足有一分钟。

“南家大少爷,我们今天只不过是一次的萍水相逢,你怎么就看上我了?你的动机是什么?”

米安安态度开始认真了,她怀疑这位少爷是不是有什么……隐私?

有钱人的世界,变态很多,因为钱太多了,没有继续努力奋斗的目标了,所以只知道吃喝玩乐,享受了。

而南爵不知道她此时的心理活动,看见她神情专注,以为她动心了呢,心里不禁傲娇又得意。

不慌不忙的调整坐姿,将双腿舒服的交叠,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的扶手,一侧唇角微微的勾起,不说话,轻笑看着她。

米安安等的着急了。

“怎么不说话?你说啊。”

忍不住催促。

南爵薄唇轻轻掀起。

“小爷问你,是不是曾经捡到一块形状有些怪异的玉石?”

南爵的玉丢了,他知道和米安安有关。

就是白天在医院走廊里,路过手术室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调查电话,说珠宝店的老板低价收到了一个无价之宝,战国时期的具有数千年历史的血玉,卖玉女子的形象被截屏发到了南爵的手机上。

看着照片,认出了这个女孩就是昨天夜里主动送上门的“解药,”刚一转身,就看见了手术室门口正在对他花痴的米安安。

真是巧了!

正要找她,她就出现了!

心里恼火,捡了玉就是你的吗?不仅卖了?还卖的这么廉价?

于是,就发生了在医院门口的那一幕。

……

形状怪异的玉?

米安安心就是一抖,明眸闪烁,难道那块玉……是……他的?

如果那块玉真的是这个男人的,那么,她的初夜……有可能?

有一种冷叫冷彻骨髓,寒意从骨缝里渗了出来,她不自觉的往沙发里缩了缩,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紧张的喉咙有些发干。

“那天……那个人……是你吗?”

米安安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她对那夜的那个恣意撕扯她身体,疯狂无度索取的男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当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是她自己了,毫无抵抗之力。

明明很痛,偏偏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这种矛盾的感觉令她害怕。

南爵眸底平静无波。

“哪天?我们以前见过吗?我这玉很早就丢了,因为它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一直在找,今天终于有消息了,珠宝店老板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卖玉的人就是你。”

他不想说出昨夜的事情,因为被下药,很丢人。

呼!

米安安大大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那个男人不是他,要不然太尴尬了。

“不是我,我什么也没捡到,那位珠宝店老板认错人了,那个人可能和我长得很像,没事,我就走了,我不想做你的未婚妻,换别人吧。”

米安安站起身抬脚要走。

怪不得,他一直纠缠,原来都是因为那块玉,绝对不能承认,因为卖玉的钱都被她花了,让她拿什么补这个缺口?

可是丢失的玉,和让她做未婚妻有什么关系?

她不想知道了,只想快些离开这里。

“走得了和尚,走的了庙吗?如果得罪了我,米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爷的话,还没说完呢。”

南爵眸底泛起阴冷,既然话都说开了,她还这么无视,那就不能随她的性子来了。

米安安感觉到背后一阵寒风瑟瑟,站住了。

“那你说。”

这个男人身上的寒气太大了。

“因为,那件玉是小爷的珍藏之物,谁捡到了,谁就要爷的女人。”

南爵拿起白玉茶几上的一只陶瓷杯盏,漫不经心的把玩,这是真的,不是他随口一说。

“那要是被一个男人捡到的呢?”

米安安抓住话的重点,她才不相信呢,这位南家少爷会拿自己的婚姻这么儿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