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老公好大好涨水好多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2020-05-15 23:20 浏览次数:71 次



南爵调查了江冰洋,他和这个女孩认识很久了,并且确定了恋爱关系,后来因为姐姐米安琪的插入,他们分手了。

目前独身。

米安安严重不认可,还小爷的魅力无人能抵御,真能吹。

“我有什么特别的?还不是长了一个脑袋两条腿,两条胳膊一张嘴?又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有事情你就快说,我没心思等你温水煮青蛙。”

 文学

这个人说话,一口一个小爷小爷的,太浮夸。

心高气傲的南爵接连被米安安怼,却也不恼。

“小爷看上你了,想一想,做爷的女人如何?”

他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这是今天南爵从第一医院出来之后,做出的决定。

哦?

买噶?

米安安听了他的这段话,差点咬到了舌头,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不行。”

她拒绝了,而且严重怀疑,这个南爵是不是从精神病院里面偷跑出来的?今天没按时吃药吧?跑这里来疯言疯语的说做他的女人,开什么玩笑?

“女朋友?”

南爵升级了。

“不行。”

米安安继续拒绝。

“未婚妻?”

南爵继续升级。

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难诱惑,在他认为,别说是做他的妻子了,即便是单单成为他的女人这个条件,就已经是H国所有春心初开花样少女的梦想了好吧。

这都升级到未婚妻了,难道……还不动心吗?

南爵探究的眼神。

米安安不淡定了,什么?未婚妻?他不是……开玩笑?

她盯着南爵看了足有一分钟。

“南家大少爷,我们今天只不过是一次的萍水相逢,你怎么就看上我了?你的动机是什么?”

米安安态度开始认真了,她怀疑这位少爷是不是有什么……隐私?

有钱人的世界,变态很多,因为钱太多了,没有继续努力奋斗的目标了,所以只知道吃喝玩乐,享受了。

而南爵不知道她此时的心理活动,看见她神情专注,以为她动心了呢,心里不禁傲娇又得意。

不慌不忙的调整坐姿,将双腿舒服的交叠,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的扶手,一侧唇角微微的勾起,不说话,轻笑看着她。

米安安等的着急了。

“怎么不说话?你说啊。”

忍不住催促。

南爵薄唇轻轻掀起。

“小爷问你,是不是曾经捡到一块形状有些怪异的玉石?”

南爵的玉丢了,他知道和米安安有关。

就是白天在医院走廊里,路过手术室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调查电话,说珠宝店的老板低价收到了一个无价之宝,战国时期的具有数千年历史的血玉,卖玉女子的形象被截屏发到了南爵的手机上。

看着照片,认出了这个女孩就是昨天夜里主动送上门的“解药,”刚一转身,就看见了手术室门口正在对他花痴的米安安。

真是巧了!

正要找她,她就出现了!

心里恼火,捡了玉就是你的吗?不仅卖了?还卖的这么廉价?

于是,就发生了在医院门口的那一幕。

……

形状怪异的玉?

米安安心就是一抖,明眸闪烁,难道那块玉……是……他的?

如果那块玉真的是这个男人的,那么,她的初夜……有可能?

有一种冷叫冷彻骨髓,寒意从骨缝里渗了出来,她不自觉的往沙发里缩了缩,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紧张的喉咙有些发干。

“那天……那个人……是你吗?”

米安安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她对那夜的那个恣意撕扯她身体,疯狂无度索取的男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当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是她自己了,毫无抵抗之力。

明明很痛,偏偏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这种矛盾的感觉令她害怕。

南爵眸底平静无波。

“哪天?我们以前见过吗?我这玉很早就丢了,因为它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一直在找,今天终于有消息了,珠宝店老板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卖玉的人就是你。”

他不想说出昨夜的事情,因为被下药,很丢人。

呼!

米安安大大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那个男人不是他,要不然太尴尬了。

“不是我,我什么也没捡到,那位珠宝店老板认错人了,那个人可能和我长得很像,没事,我就走了,我不想做你的未婚妻,换别人吧。”

米安安站起身抬脚要走。

怪不得,他一直纠缠,原来都是因为那块玉,绝对不能承认,因为卖玉的钱都被她花了,让她拿什么补这个缺口?

可是丢失的玉,和让她做未婚妻有什么关系?

她不想知道了,只想快些离开这里。

“走得了和尚,走的了庙吗?如果得罪了我,米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爷的话,还没说完呢。”

南爵眸底泛起阴冷,既然话都说开了,她还这么无视,那就不能随她的性子来了。

米安安感觉到背后一阵寒风瑟瑟,站住了。

“那你说。”

这个男人身上的寒气太大了。

“因为,那件玉是小爷的珍藏之物,谁捡到了,谁就要爷的女人。”

南爵拿起白玉茶几上的一只陶瓷杯盏,漫不经心的把玩,这是真的,不是他随口一说。

“那要是被一个男人捡到的呢?”

米安安抓住话的重点,她才不相信呢,这位南家少爷会拿自己的婚姻这么儿戏。

“是男人,那爷就出柜好了。”

南爵说的风轻云淡。

米安安心里翻白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那玉,我没捡到。”

她转身继续走……

那就更不能承认了。

“米安安,你小姨的手术,做成功了吗?”

南爵的话,再度拦住了她的脚步。

米安安蓦然转身,眼神有一抹不符合她年龄的犀利。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在调查我?为什么要调查我?仅仅因为那块玉吗?还是另有其它图谋?”

她连连追问。

即便头上一顶璀璨华灯,但南爵的眼神晦暗不明,他放下了手里的杯子。

“无关紧要的事情,你无需知道,我只问你,如果,我寻找名医,负责治好你小姨的病呢?”

小姨的病?

米安安眼神一闪,这一直是她的心病。

“不劳您费心,我有能力治好小姨的病,她的手术很成功。”

她嘴硬,但是有些心虚,因为那笔钱钱是她卖玉得来的。

“你卖了我的玉,得到了五百万,手术费花了三十七万,剩下的存在了银行,活期的,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银行的钱已经被冻结了,你不用惦记了。”

南爵慢悠悠的说,这些细账他都清楚。

米安安一听钱冻结用不了了,顿时急了。

“你凭什么冻结我的钱?你怎么就肯定,那块玉是我捡了吗?”

“你不承认是吧?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五百万是哪来的?谁给你的五百万?”

南爵依旧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

米安安被他问住了,心里叹了一口气,低着头又走了回来。

“那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

她妥协了,因为无法说清钱的来源,钱被冻结,她又陷入了钱的危机,哎,人穷志短。

性感唇边一丝意味不明的淡笑。

“不行,你必须答应做我的——女人。”

南爵坚持。

……

这天夜里,米安安睡的很不踏实,睡着了也在不停的翻身……她做了一个噩梦。

……

无边无际的黑雾里,女人的身影越走越远……

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一路跌跌撞撞,追着前面的黑影,哭着喊……

“妈妈,妈妈……别走,等等安安……”

“啊!”

黑雾里响起一声凄厉惨叫,女人的身影消失了,小女孩什么看不见了。

她发出惊恐的,无助的呼喊。

“妈妈,你去哪了?妈妈……”

黑雾突然幻化成了一只怪兽,向她席卷而来……整个人被怪兽吞噬……

小女孩也没了。

“啊!”

梦到这里,米安安吓的腾的坐了起来,气喘吁吁的看着窗外的阳光,看见,天亮了,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怎么又做噩梦了?

哼!

一定是昨晚那个男人总威胁她,坏家伙!

米安安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替罪羊,又看了一眼时间,立刻起床了,她还要早些赶去医院,看看小姨,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