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

2020-05-15 23:20 浏览次数:139 次



形状怪异的玉?

米安安心就是一抖,明眸闪烁,难道那块玉……是……他的?

如果那块玉真的是这个男人的,那么,她的初夜……有可能?

 文学

有一种冷叫冷彻骨髓,寒意从骨缝里渗了出来,她不自觉的往沙发里缩了缩,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紧张的喉咙有些发干。

“那天……那个人……是你吗?”

米安安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她对那夜的那个恣意撕扯她身体,疯狂无度索取的男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当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是她自己了,毫无抵抗之力。

明明很痛,偏偏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这种矛盾的感觉令她害怕。

南爵眸底平静无波。

“哪天?我们以前见过吗?我这玉很早就丢了,因为它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一直在找,今天终于有消息了,珠宝店老板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卖玉的人就是你。”

他不想说出昨夜的事情,因为被下药,很丢人。

呼!

米安安大大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那个男人不是他,要不然太尴尬了。

“不是我,我什么也没捡到,那位珠宝店老板认错人了,那个人可能和我长得很像,没事,我就走了,我不想做你的未婚妻,换别人吧。”

米安安站起身抬脚要走。

怪不得,他一直纠缠,原来都是因为那块玉,绝对不能承认,因为卖玉的钱都被她花了,让她拿什么补这个缺口?

可是丢失的玉,和让她做未婚妻有什么关系?

她不想知道了,只想快些离开这里。

“走得了和尚,走的了庙吗?如果得罪了我,米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爷的话,还没说完呢。”

南爵眸底泛起阴冷,既然话都说开了,她还这么无视,那就不能随她的性子来了。

米安安感觉到背后一阵寒风瑟瑟,站住了。

“那你说。”

这个男人身上的寒气太大了。

“因为,那件玉是小爷的珍藏之物,谁捡到了,谁就要爷的女人。”

南爵拿起白玉茶几上的一只陶瓷杯盏,漫不经心的把玩,这是真的,不是他随口一说。

“那要是被一个男人捡到的呢?”

米安安抓住话的重点,她才不相信呢,这位南家少爷会拿自己的婚姻这么儿戏。

“是男人,那爷就出柜好了。”

南爵说的风轻云淡。

米安安心里翻白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那玉,我没捡到。”

她转身继续走……

那就更不能承认了。

“米安安,你小姨的手术,做成功了吗?”

南爵的话,再度拦住了她的脚步。

米安安蓦然转身,眼神有一抹不符合她年龄的犀利。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在调查我?为什么要调查我?仅仅因为那块玉吗?还是另有其它图谋?”

她连连追问。

即便头上一顶璀璨华灯,但南爵的眼神晦暗不明,他放下了手里的杯子。

“无关紧要的事情,你无需知道,我只问你,如果,我寻找名医,负责治好你小姨的病呢?”

小姨的病?

米安安眼神一闪,这一直是她的心病。

“不劳您费心,我有能力治好小姨的病,她的手术很成功。”

她嘴硬,但是有些心虚,因为那笔钱钱是她卖玉得来的。

“你卖了我的玉,得到了五百万,手术费花了三十七万,剩下的存在了银行,活期的,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银行的钱已经被冻结了,你不用惦记了。”

南爵慢悠悠的说,这些细账他都清楚。

米安安一听钱冻结用不了了,顿时急了。

“你凭什么冻结我的钱?你怎么就肯定,那块玉是我捡了吗?”

“你不承认是吧?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五百万是哪来的?谁给你的五百万?”

南爵依旧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

米安安被他问住了,心里叹了一口气,低着头又走了回来。

“那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

她妥协了,因为无法说清钱的来源,钱被冻结,她又陷入了钱的危机,哎,人穷志短。

性感唇边一丝意味不明的淡笑。

“不行,你必须答应做我的——女人。”

南爵坚持。

……

这天夜里,米安安睡的很不踏实,睡着了也在不停的翻身……她做了一个噩梦。

……

无边无际的黑雾里,女人的身影越走越远……

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一路跌跌撞撞,追着前面的黑影,哭着喊……

“妈妈,妈妈……别走,等等安安……”

“啊!”

黑雾里响起一声凄厉惨叫,女人的身影消失了,小女孩什么看不见了。

她发出惊恐的,无助的呼喊。

“妈妈,你去哪了?妈妈……”

黑雾突然幻化成了一只怪兽,向她席卷而来……整个人被怪兽吞噬……

小女孩也没了。

“啊!”

梦到这里,米安安吓的腾的坐了起来,气喘吁吁的看着窗外的阳光,看见,天亮了,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怎么又做噩梦了?

哼!

一定是昨晚那个男人总威胁她,坏家伙!

米安安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替罪羊,又看了一眼时间,立刻起床了,她还要早些赶去医院,看看小姨,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

金谷。

龙域集团大厦,位于花都三环占地万倾的高精尖科技研发区。

它是花都最高端的地标式现代建筑,巍峨磅礴,雄伟矗立,傲视群雄。

大厦前面的广场,规模气势和排场仅次于D国历史上最古老悠久的炎帝广场。

一辆银色的动感玛莎拉蒂,风驰电掣般的驶下了街道,进入广场车道……

流线型车身漂亮的一个甩尾,准确停进车位。

章伦下车甩上车门,大步流星的直奔龙域大厦,一张清秀俊美的脸上,明显有着焦虑的神色。

他昨天晚上得到了一个娱乐圈的秘密消息,说在前天夜里,徐丽娜,就是他给南爵找的解药,竟然自杀了。

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南爵的脾气不好,当时在酒店发现自己被下药了,立刻将那一层所有的侍应生都招来了,他没说话,只是冷冷的逼视……

一个侍应生心虚,在这种气场下,表现的很紧张。

南爵闭上了眼睛。

“左数第十二个,带走,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要他的口供。”

药力很强,南爵办完这件事后,身体的变化让他明白了,今晚必须要破身了,他让章伦给他找女人。

他回自己的套房了。

章伦知道南爵又洁癖,又是第一次,但他有洁癖,所以,给他找女孩,章伦很慎重,必须是处女,还要有魅力,懂的风月。

最后,他选择了金玫瑰头牌卖艺不卖身的徐丽娜。

那天,章伦还打电话特意问南爵了,他不是表示很满意吗?

那徐丽娜又怎么会闹到自杀了?

难道,后来南爵和她之间又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章伦一直以为那晚上的女人是徐丽娜呢。

他不放心。

听到这个消息,他马上就赶来了……

当章伦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厚重大门,看见了正在心平气和认真工作的南爵,不禁摇了摇头,南爵什么时候都迷人,但工作时候是最迷人的。

连唇角都写满了认真,张伦站在了门口。

“怎么傻了?不认识我了?”

南爵轻掀眼睑,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合上了电脑。

身子后仰,双腿抬起,轻轻的放在了红檀木的办公桌案上,无比慵懒舒适的伸展着,被纯黑色手工西服勾画出的健美腰身和笔直大长腿。

“坐,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章伦离开了门口,拽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南爵面前。

“前天晚上,进入你房间的女人是哥们给你安排的徐丽娜吗?”

他在路上想到了,南爵打来的那个电话,在确认了女人的身份之后,他突然间挂断了。

“不是她。”

南爵轻轻的摇头,桃花眼底微澜不兴。

“什么?不是?”

尽管章伦怀疑了,但还是很惊讶。

“我有那么蠢吗?”

南爵挑眉一声反问。

“南爵,这就不对了吧?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

章伦生气了。

“只不过是一夜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的心眼不会这么小吧?”

南爵对他唇角带笑,下巴一挑,眼睛又一眨,飞过来的一个媚眼,正好掉进章伦的视线里。

他的气顿时消了。

南爵本来就是一双脉脉含情桃花眼,又放电,人长的还俊美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