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

2020-05-15 23:20 浏览次数:57 次



章伦知道南爵又洁癖,又是第一次,但他有洁癖,所以,给他找女孩,章伦很慎重,必须是处女,还要有魅力,懂的风月。

最后,他选择了金玫瑰头牌卖艺不卖身的徐丽娜。

那天,章伦还打电话特意问南爵了,他不是表示很满意吗?

那徐丽娜又怎么会闹到自杀了?

 文学

难道,后来南爵和她之间又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章伦一直以为那晚上的女人是徐丽娜呢。

他不放心。

听到这个消息,他马上就赶来了……

当章伦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厚重大门,看见了正在心平气和认真工作的南爵,不禁摇了摇头,南爵什么时候都迷人,但工作时候是最迷人的。

连唇角都写满了认真,张伦站在了门口。

“怎么傻了?不认识我了?”

南爵轻掀眼睑,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合上了电脑。

身子后仰,双腿抬起,轻轻的放在了红檀木的办公桌案上,无比慵懒舒适的伸展着,被纯黑色手工西服勾画出的健美腰身和笔直大长腿。

“坐,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章伦离开了门口,拽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南爵面前。

“前天晚上,进入你房间的女人是哥们给你安排的徐丽娜吗?”

他在路上想到了,南爵打来的那个电话,在确认了女人的身份之后,他突然间挂断了。

“不是她。”

南爵轻轻的摇头,桃花眼底微澜不兴。

“什么?不是?”

尽管章伦怀疑了,但还是很惊讶。

“我有那么蠢吗?”

南爵挑眉一声反问。

“南爵,这就不对了吧?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

章伦生气了。

“只不过是一夜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的心眼不会这么小吧?”

南爵对他唇角带笑,下巴一挑,眼睛又一眨,飞过来的一个媚眼,正好掉进章伦的视线里。

他的气顿时消了。

南爵本来就是一双脉脉含情桃花眼,又放电,人长的还俊美妖孽。

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也抵抗不了。

“给你解药的那个女孩是谁?”

他收回目光。

“不知道,我不认识她。”

“那你不生气?”

“不生气。”

南爵用词简洁明了。

当时很生气,但是后来,感觉还不错,尤其是那张小脸蛋,五官精致绝美,皮肤水嫩的好像是一掐就出水的水蜜桃。

有几分乖巧,还有几分不驯。

总之有很多的美好。

一开始很有野性,反抗的力气比较大,但女人毕竟是女人,精壮男人的力量是她无可企及的,后来不动了,那时已经合二为一了。

南爵的带动,米安安的身体渐渐变的火热,还有一件意外的事情,就是在双方激情爆发时,那个女孩用她的指甲把他前胸、后背的肌肤都给抓坏了,直到洗澡时,他才发现了。

章伦懂了。

“那就好,只要你觉得满意就好,我一听说徐丽娜自杀了,还担心你们之间发生什么恶性冲突了呢?原来那晚上的解药不是她啊,那徐丽娜是死是活,和你没有关系了。”

他的心情轻松了。

什么?

南爵眉峰淡蹙。

“你说徐丽娜……自杀了?”

“嗯,自杀了,但是现在已经抢救过来了,没有生命危险了,你不用担心。”

章伦安慰。

南爵的妖孽俊颜满是不屑。

“你说什么胡话呢?她的死活和小爷有什么关系?小爷只关心她为什么自杀?”他拿起桌案上的手机,打开了xx浏览器。

果然,这个网络平台里劈天盖地的都是徐丽娜自杀的新闻。

这些狗仔还真是嗅觉敏锐,而且撰写的文字不乏看点。

南爵从中选择了一个字数最少的贴子,越短才越真。

他粗略过目,抓重点。

……遭流氓猥亵,受辱不过,一时激愤,割腕自杀?

徐丽娜的自杀地点,就在金碧辉煌大酒店?

桃花眼一眯……

原来,她那天晚上也去了那里,但是没出现在他的套房,来的是米安安那个丫头?

徐丽娜就因为这点事,自杀了?

这么烈性?

真有意思。

继续又翻了翻其它贴子,闪容都大同小异。

南爵释然了,将手机往桌案上一扔,两条大长腿从桌子上挪下来了。

“小伦子,既然如此,你替我出面,以我的名义给她一张五百万的卡,安慰安慰,好死不如赖活着,好了,这个话题打住,正好你来了,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特别的消息。”

冷艳桃花眼里有了一丝笑意。

章伦眼前一亮。

看来,爵的心情不错啊?尤其好奇。

“什么特别消息?”

南爵忽然一脸的严肃,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出口,语气没有一点起伏,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要订婚了。”

章伦一推他。

“去你的吧,爵,你又忽悠我。”

他根本就不相信,身体往后一靠,南爵这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这些年,他可没少上南爵的当。

差一点都要被他忽悠成脑瘫了。

“没意思,没意思。”

南爵眸色灰暗,失望的靠回了椅背,双腿叠加,一条手臂支在扶手上拄着下巴。

“小伦子,你是真没意思,我会拿这种事情忽悠你吗?不信拉倒。”

眼神斜上方四十五度,不理章伦了。

章伦直直的看了南爵好一会儿,忽的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身子又往前一凑。

“爵,你连一个女朋友还没有呢,怎么订婚?难道想和哥们……出柜了?”

他试探着,问。

南爵盯了章伦几秒,突然伸手,一揉,又一抓,彻底弄乱了章伦那打理的有型有款的三七分大背头。

“嗨!哥们,你干嘛呢,别碰我头发。”

突遭袭击,章伦急的屁股离开了椅子,护着他的头发,这个心疼啊,最不喜欢被弄乱发型了,南爵知道还这么做,就是故意的。

哼!

也就是他吧,换个人,章伦都得跟他急眼。

南爵收回手,冷冷的斜了他一眼。

“该!谁叫你胡说八道的,哥们的性取向一直都很正常,理想的另一半是女人,女人!我怀疑你的脑袋是不是长歪了?”

“那你说的……是真的?”

章伦半信半疑的又回来坐下了。

“当然真的。”

南爵桃花眼星光流转,唇边挂一抹浅笑,仿佛明月清风中的艳鬼,勾人精魂。

章伦被晃的一闪神,心内感慨,爵,这个妖孽,外形邪魅俊美,气质高贵尊容,谁家的女孩这么幸运能嫁给他?

“那女孩是谁家的?”

他相信了。

“城—北—米—家。”

南爵一字一顿。

“城北米家?”

章伦拧眉,他在对号入座。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房地产商人米仕林,可是哥们听说米仕林最近可是遇到难关了,弄不好会破产的,他……是有一个女儿,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怀孕了,那天在医院你不是看见了吗?难道你忘了?”

他知道的是挺多。

但南爵还是不满意的用眼睛剜他。

“你还号称百事通呢,这种事怎么就不知道了呢?米仕林除了米安琪,还有一个私生女,可她一直以米仕林侄女的身份暗暗存在着。”

章伦诧异。

“私生女?这个米老头还有私生女呢?他隐藏够深啊,你喜欢那个私生女?”

他不明白,因为知道南爵挑女人的眼光,标准可是很高的。

南爵看着天花板立体浮雕上那星星点点的光线,脑海中浮现出了锁骨之上的朱砂,红的耀眼,红的像血。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能成为我身体上的一根肋骨,只有她最适合。”

“爵,这个女孩子,她到底长什么样啊?”

章伦要好奇死了,能入了南爵眼的女孩,必是不简单。

“女人的颜值并不重要,灯一关,美和丑有什么区别?”

南爵勾唇一笑。

“口不对心。”

章伦这是真的不信。

……

他们俩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呢。

“嗡嗡嗡……”

南爵放在桌案上的手机震动了,拿起手机,看来显,是宫二打来的电话,手滑接通。

……

结束通话之后。

南爵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拿出车钥匙,起身离开了座位。

“哥们不陪你聊了,我有事,马上出去一趟,有空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