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县情 > 文章

娇妻被别人调教成公用,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2020-05-15 23:20 浏览次数:180 次



“你说什么胡话呢?她的死活和小爷有什么关系?小爷只关心她为什么自杀?”他拿起桌案上的手机,打开了xx浏览器。

果然,这个网络平台里劈天盖地的都是徐丽娜自杀的新闻。

这些狗仔还真是嗅觉敏锐,而且撰写的文字不乏看点。

 文学

南爵从中选择了一个字数最少的贴子,越短才越真。

他粗略过目,抓重点。

……遭流氓猥亵,受辱不过,一时激愤,割腕自杀?

徐丽娜的自杀地点,就在金碧辉煌大酒店?

桃花眼一眯……

原来,她那天晚上也去了那里,但是没出现在他的套房,来的是米安安那个丫头?

徐丽娜就因为这点事,自杀了?

这么烈性?

真有意思。

继续又翻了翻其它贴子,闪容都大同小异。

南爵释然了,将手机往桌案上一扔,两条大长腿从桌子上挪下来了。

“小伦子,既然如此,你替我出面,以我的名义给她一张五百万的卡,安慰安慰,好死不如赖活着,好了,这个话题打住,正好你来了,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特别的消息。”

冷艳桃花眼里有了一丝笑意。

章伦眼前一亮。

看来,爵的心情不错啊?尤其好奇。

“什么特别消息?”

南爵忽然一脸的严肃,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出口,语气没有一点起伏,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要订婚了。”

章伦一推他。

“去你的吧,爵,你又忽悠我。”

他根本就不相信,身体往后一靠,南爵这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这些年,他可没少上南爵的当。

差一点都要被他忽悠成脑瘫了。

“没意思,没意思。”

南爵眸色灰暗,失望的靠回了椅背,双腿叠加,一条手臂支在扶手上拄着下巴。

“小伦子,你是真没意思,我会拿这种事情忽悠你吗?不信拉倒。”

眼神斜上方四十五度,不理章伦了。

章伦直直的看了南爵好一会儿,忽的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身子又往前一凑。

“爵,你连一个女朋友还没有呢,怎么订婚?难道想和哥们……出柜了?”

他试探着,问。

南爵盯了章伦几秒,突然伸手,一揉,又一抓,彻底弄乱了章伦那打理的有型有款的三七分大背头。

“嗨!哥们,你干嘛呢,别碰我头发。”

突遭袭击,章伦急的屁股离开了椅子,护着他的头发,这个心疼啊,最不喜欢被弄乱发型了,南爵知道还这么做,就是故意的。

哼!

也就是他吧,换个人,章伦都得跟他急眼。

南爵收回手,冷冷的斜了他一眼。

“该!谁叫你胡说八道的,哥们的性取向一直都很正常,理想的另一半是女人,女人!我怀疑你的脑袋是不是长歪了?”

“那你说的……是真的?”

章伦半信半疑的又回来坐下了。

“当然真的。”

南爵桃花眼星光流转,唇边挂一抹浅笑,仿佛明月清风中的艳鬼,勾人精魂。

章伦被晃的一闪神,心内感慨,爵,这个妖孽,外形邪魅俊美,气质高贵尊容,谁家的女孩这么幸运能嫁给他?

“那女孩是谁家的?”

他相信了。

“城—北—米—家。”

南爵一字一顿。

“城北米家?”

章伦拧眉,他在对号入座。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房地产商人米仕林,可是哥们听说米仕林最近可是遇到难关了,弄不好会破产的,他……是有一个女儿,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怀孕了,那天在医院你不是看见了吗?难道你忘了?”

他知道的是挺多。

但南爵还是不满意的用眼睛剜他。

“你还号称百事通呢,这种事怎么就不知道了呢?米仕林除了米安琪,还有一个私生女,可她一直以米仕林侄女的身份暗暗存在着。”

章伦诧异。

“私生女?这个米老头还有私生女呢?他隐藏够深啊,你喜欢那个私生女?”

他不明白,因为知道南爵挑女人的眼光,标准可是很高的。

南爵看着天花板立体浮雕上那星星点点的光线,脑海中浮现出了锁骨之上的朱砂,红的耀眼,红的像血。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能成为我身体上的一根肋骨,只有她最适合。”

“爵,这个女孩子,她到底长什么样啊?”

章伦要好奇死了,能入了南爵眼的女孩,必是不简单。

“女人的颜值并不重要,灯一关,美和丑有什么区别?”

南爵勾唇一笑。

“口不对心。”

章伦这是真的不信。

……

他们俩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呢。

“嗡嗡嗡……”

南爵放在桌案上的手机震动了,拿起手机,看来显,是宫二打来的电话,手滑接通。

……

结束通话之后。

南爵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拿出车钥匙,起身离开了座位。

“哥们不陪你聊了,我有事,马上出去一趟,有空再谈。”

他走了。

“什么事啊?这么急?”

章伦急着忙着的也跟了出来,边走还边整理着被弄乱的发型。

“刚接手的那家医院,出了重大的医疗事故,我要去看一下。”

南爵头也不回。

“医院出医疗事故,不是还有院长处理吗?还用你亲自出马?”

章伦追上来,关于米家的私生女儿,他还有好多事情都不清楚呢,对这个话题是意犹未尽。

“哼?医院院长白凤鸣?”

南爵一声冷笑。

“我曾经暗地里做过一次员工调查,他的员工满意度很低,可是我还没来的及换人,医院就出事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把院长撤了。”

南爵边走边说。

“哦,这样啊,那我陪你去吧。”

章伦也想去看看。

“不用了,那个女孩,有时间,我会介绍你们认识的。”

南爵说完就甩下他,一人离开了。

——**——

这个时候,在花都第一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紧张气氛临近冰点,氛围剑拨驽张。

……

“这绝对是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你们医院要负全责!我要小姨马上醒来!”

米安安站在院长办公桌前,双手拄在桌面上,原本清澈鉴人的水漾明眸泛起了红色的血丝……情绪处在爆发的边缘。

喊完,她的嗓子变的沙哑了。

怒瞪院长。

那张愤怒的稚嫩小脸,有着与年龄不和谐的成熟和隐忍。

院长白凤鸣说话了。

“别激动,这位年轻的患者家属,你要冷静,这件事没有经过认真调查不好这么说的,你不要大呼小叫的,有话可以好好说嘛,是不是?”

他长着一张白皙圆润的中年面孔,发疏眉淡,眼睛里盛载着世俗的城府和心机,大概是久居领导之位,平时养尊处优,脑满肠肥,肚肥腰圆,说话语气带着明显的官腔。

米安安情绪激动。

“我冷静?我怎么冷静?我的亲人送进手术室还能说话呢,神志清楚,进了手术室,她就再也没睁开过眼睛,大脑缺氧?怎么会缺氧?那是icu病房啊?医务人员都是精英啊,一夜之间就成植物人了,我怎么能接受?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冷静?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

她全程都在怒吼。

在米安安这十八年的生命中,小姨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关心她,照顾她,可以说,没有小姨,就没有她。

米安安最在乎的就是小姨。

为了给小姨做手术,她甚至不惜出卖身体换钱,没想到……

最后是这个结果,实在太难以接受了。

“你的情绪如果还这么激动,那我们就没法继续往下谈了。”

白院长烦躁的拧着那两条毛发稀稀拉拉的扫帚眉。

“你的心情呢,我能理解,也深表同情,你想要说法也可以,但是,我们要先调查,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分析,最后找到是哪个环节出错了,才能给你最准确权威的答复,我们这是对患者家属负责,你要有耐心,我现在真的没时间,你还是先走吧。”

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话之后,他下逐客令了。

米安安的眼睛亟欲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