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文学 > 文章

帮朋友出头被捅死:聚宝盆(报告文学)

2019-06-12 17:11 浏览次数:127 次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基层蹲点调研】 

  光明日报记者 王瑟

  春天对新疆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海镇来说,来得十分迟晚。临近“五一”,这里的山头还是白雪一片。额尔齐斯河畔的树林里,看不到一片树叶萌发,倒是缓缓的山坡上,远远望去,有了一丝绿意。

  可可托海,一个叫海却没有海的地方,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深入看看”的地方——

  1950年,在这个小山沟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中外合营公司。

  1964年,中国偿还了全部外债,可可托海作出巨大贡献。

  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所使用的铍来自可可托海。

  1967年,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所使用的锂来自可可托海。

  1970年,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升空,所使用的铯也来自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的地下发现了86种矿物,是中国最大的稀有金属矿藏地。当年为中国的建设事业作出卓越贡献,主动担当孕育出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为国争光”的可可托海精神,是红色基因在新疆大地的生动写照。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可可托海人砥砺奋进,再写新篇。如今,这里已是国家5A级景区、世界地质公园、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

  60岁的巴合提别克是土生土长的可可托海人,他用20多年时间收集了上千件和可可托海相关的老物件。今年1月,他作出一个决定:将收藏的所有老物件都捐给矿区陈列馆。

  他深有感触地说:“可可托海的历史越挖掘越震撼。这段历史赋予了可可托海独一无二的人文记忆,三号矿脉出产的不只是矿产品,还是个聚宝盆。它更是各族人民生死与共、用汗水和鲜血筑起的中国脊梁,是中国人精神上的聚宝盆。”

  这个深藏在额尔齐斯河上游深山中的小镇,当年因矿有镇,因矿成为一段深埋在人们记忆中,永远不可能被忘却的历史

  走在可可托海镇大街上,安静如水,耳边听到的只有哗哗的额尔齐斯河水声。往日开矿的爆破声、运矿车的来往声,早就成为老辈人心中的记忆。

  4月18日,可可托海旅游景区今年第一天开门营业。天气寒冷无比,没有秋日的色彩缤纷,四周光秃秃的,却来了1000多位国内外游客。在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里为游人讲解的付静说:“他们都是来这里听当年那段悲壮又鼓舞人心的故事的。作为一名矿三代,每次讲解都仿佛在讲自己父亲的故事,激动,更感动。”

  今年83岁的买迪·纳斯依是新中国第一代哈萨克族产业工人。他的照片就挂在陈列馆最后那排英模人物墙上。当我们见到老人时,老人胸前挂满了奖章,住在装修一新的房子里。说起当年的事,老人仿佛年轻了许多。

  为了偿还外债,可可托海矿务局召开誓师大会,200名青壮年和先进工作者组成采矿营,身背牛皮口袋,手拿镐头和铁锹奔赴采矿点。为保障任务顺利完成,局党委规定:“矿山工人每天6个馒头,车间工人每天4个馒头,机关干部每天4碗糊糊。”

  这是无声的命令,更是人格的感召,短短一句话激励着几千干部职工铆足劲儿忘我工作。尽管入冬后的可可托海气温降至零下40多摄氏度,尽管那一年全中国人都处在饥饿状态之中,但大家只有一个目标:尽快完成偿还外债的艰巨任务,做一个挺直腰杆的中国人。

  饿着肚子勒紧裤腰带,大家用肩膀扛马车拉,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站在飞扬的粉尘中,用青春和健康作为代价,用采出的矿石偿还外债。

  “我当时是爆破队队长,在二号矿,每天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放炮挖矿。有一次我和一位工友点燃导火索后发现,有几个炮眼的导火索被水打湿了。万分紧急时,我们重新补点了导火索,但留给我们撤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声声炮响后,工友的一只眼睛被炸瞎,我全身多处骨折,在医院躺了半年多。”

  买迪·纳斯依老人平静地说着,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后悔和悲伤。“那时人们都铆足了劲,就想着把中国人自己的脊梁早日挺起来。”

  地质陈列馆里,一幅照片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照片中央是一位身穿呢子大衣,头戴貂皮帽的人。他叫安桂槐,当时矿务局的局长。再看他身边众多的矿工们,一个个身上都是破旧的工装,反差极大,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

  付静说:“这张照片最有故事。当时,安局长要去北京开会,但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得知消息的工人们凑钱给他置办了帽子和大衣,让他去北京,见毛主席。回到矿上后,他连家门都没进,就直接来到工人们身边,传达大会的精神。这张照片就是这样拍的。安局长的家人说,这件衣服安局长一生只穿过7次,现在衣服和帽子还保存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