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社会 > 文章

阿里巴巴入股b站:“神奇小子”何忆义:让更多残疾人建立自信融

2019-06-12 06:49 浏览次数:164 次



阿里巴巴入股b站:“神奇小子”何忆义:让更多残疾人建立自信融

▲何忆义(左)带球过人。 深圳晚报记者 杨少昆 摄

深圳“神奇小子”何忆义励志故事感动无数人,记者近日与何忆义进行深度对话,倾听他内心最真实的声音,进一步挖掘他人生发生重大改变前后的心路历程。

记者: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足球?

何忆义:我出生在广东汕尾捷胜镇公兴村,从小就好动,看到两个哥哥踢球觉得很有意思就想加入他们。当时没什么正规球场,就是一群同村的小伙伴在空地上玩足球,随意摆两块砖就是球门、地上简单划条道就是中场线,经常几十个同伴聚在一起组队打比赛。从第一天遇见足球开始,我就深深爱上它,足球好像对我施了魔法,每天不踢几脚心里就特别难受。

记者:您为什么想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

何忆义:成为职业球员应该是很多足球爱好者的梦想,我也不例外。从小学组建“神奇小子”足球队开始,我就埋下了这个梦想的种子。后来代表汕尾市海丰仁荣中学足球队参加青少年足球比赛,之后被深圳香雪上清饮足球俱乐部选拔为梯队球员。我觉得自己有一些足球天赋,跑动比较快而且球感比较好,经常能取得进球。刚开始在足球这条路上走得挺顺利,当时就想着好好训练,争取早日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

记者:从被球探看中到确诊患有恶性骨肉瘤,中间经历了什么?

何忆义:12岁那年我在梯队接受了两年系统的足球训练,很快就从同期的队员中脱颖而出,距离职业球员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这时有名法国球探来观摩我们的日常训练,不久后教练告诉我,球探希望把我带到法国接受专业训练。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兴奋得跳起来,激动得好几天没睡好,现在回想起来还有心潮澎湃的感觉。家里人也接到了教练打来的祝贺电话,全家人都为我感到高兴,我也马上赶回老家汕尾办理护照。

万万没想到,办护照期间在母校踢的那场比赛,竟然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双腿踢球。我在比赛中摔伤了左腿,以前也经常受伤,一般没什么事都能继续踢,但那次是刺骨的疼痛,连站立都很困难。家人马上送我去医院检查,发现左腿上长了个鸡蛋大小的骨肉瘤,而且已经发展成恶性肿瘤。我当时还小,相比病痛反而更加纠结失去了去海外深造的机会。

记者:截肢意味着无法成为职业球员,您当时内心真实的想法是?

何忆义:当时医生一直坚持用化疗和药物治疗控制病情,父母也不断鼓励我战胜病魔,但因为情况太严重,经过半年的努力,所有治疗方案都没达到效果,医生建议进行截肢,一旦癌细胞扩散连命都保不住。我觉得父母是最难过的,相比无法继续踢球,他们更不愿意让12岁的儿子成为残疾人。虽然截肢后成为职业球员的梦想彻底破灭,但还有机会追逐其他梦想,还能做很多跟足球相关的事。其实,截肢这个决定最后是我鼓起勇气做的,我还把想法告诉父母并说服了他们,当时医生也挺佩服我的。

记者:您为什么要尝试拄着双拐踢球?

何忆义:住院期间我无时无刻都想挣脱病床去踢球,重返球场的想法一直萦绕在我心里,截肢后这种愿望反而更加强烈。因为进行过多次化疗和截肢手术,我的身体素质大不如前,从身材健硕变成骨瘦如柴,头发都掉光了。当时的身体状态很难拄着拐杖踢球,我就先通过其他体育锻炼进行恢复。

为了能像正常人一样踢球,我为自己定制了训练方案。最难的一步是保持身体平衡,于是我经常偷偷出去坐公交车,有时从始发站一路站到终点站,学着在汽车颠簸中平稳站立,同时训练自己腿部的耐力。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心中割舍不断的足球梦,我想证明给大家看,那个拄着双拐踢球的依然是当年在球场上无所不能的“神奇小子”。

记者:这是您使用的第几副拐杖?

何忆义:这是我用的第44副拐杖,如果正常使用的话,这种不锈钢拐杖一般可以用三年左右。踢球对拐杖的要求很高,每副拐杖都伤痕累累,因为全身的爆发力都要作用在拐杖上,发力的时候受力点撑不住它就断了。但拄双拐踢球以来,我从来没有在球场上用拐杖碰到其他人,抢球或带球时我都把拐杖撑在后方,一旦发现可能干扰到对方,我都会提前把拐杖让开。拐杖就像我的第二、第三条腿,它们带着我在场上飞奔,感受足球的快乐。

记者: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曾邀请您到现场和职业球员互动,有什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