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民歌 > 文章

“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多到大陆看看,别听

2019-07-21 20:53 浏览次数:63 次



“音乐是两岸最好的沟通桥梁,唯有在音乐里,人们不会彼此误解。”台湾著名音乐人胡德夫对澎湃新闻()说。

胡德夫在海峡两岸的音乐界拥有很高地位,有人说他是台湾的鲍伯·迪伦,也有人说他是“台湾民谣之父”与“台湾原住民运动先驱”,知名作家蒋勋称他是“台湾最美丽的声音”。

“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多到大陆看看,别听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在两岸青少年新媒体高峰论坛文艺晚会演出。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图

6月16日,胡德夫出现在了海峡两岸青少年新媒体高峰论坛的文艺晚会,他走向舞台,弹唱起了那首《太平洋的风》。

“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吹进了生命的胜出/最早和平的感觉/最早感觉的和平……”当这首歌从他浑厚嗓音中迸出时,全场安静了,尤其是来自台湾的听众,这首歌让他们复苏了自己的青春记忆,不少听者不由得与他一起低声唱和。

《太平洋的风》是胡德夫多年前回台东老家养病时创作,那时正处夏季,他走到海边,迎面吹来了一阵海风,他及时抓住了细腻感受,写下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这次故乡之旅也让他找回创作动力。

“太平洋的风让我深深感觉到,太平洋就是我们的海洋,绝对不是美国的,或者是日本的。”胡德夫对现场的听众说,引起不少人的掌声。

“唱自己的歌”

胡德夫已经69岁了。

在他音乐作品中,听者时刻都能感受到他对祖国、故乡和人民深切的情感。

1977年,胡德夫演唱一首《少年中国》,“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去看望祖国的土地/你用你的足迹/我用我游子的乡愁……”

这首内容饱含着期待祖国统一渴望的歌曲,曾一度被台湾当局“封杀”。

胡德夫说,和他同时代音乐人,不少都已离开人世,像他一样坚守音乐道路并持续往前走的人,并不多。

他生于台东,拥有卑南族及排湾族血统,11岁时,离乡背井到台北县(现新北市)淡水镇就读私立淡江高级中学,在淡江高中时期参加唱诗班,开启对音乐的兴趣。高中毕业后,他考上台湾大学外文系,后因病休学。

在休学打工期间,他因缘际会结识同是原住民歌手的万沙浪,两人一起共组乐团在台北六福客栈驻唱,这段经历奠定他日后成为民歌歌手的基础。

上世纪70年代,他在一家咖啡厅又认识音乐道路另一位重要朋友——李双泽。

“我的音乐之路受他的影响很大。”胡德夫对澎湃新闻回忆称。

李双泽是一位有着强烈民族意识的音乐人。1976年冬天,淡江文理学院(现淡江大学)在校内举办“西洋民谣演唱会”,他上台却唱了四首台湾民谣,唱完下台前还诘问台下观众:“你们为什么要花二十块钱,来听中国人唱洋歌?”

他此举点燃了台湾艺文界对“中国现代民歌”论战,史称“淡江事件”。

此时台湾社会正值转型,经济快起来了,人们自我身份认知却相对迷茫,台湾青年一直唱着欧美风格音乐,却没人唱自己的音乐。

有一次,李双泽正好到咖啡厅来玩,他对胡德夫说,“你既然是卑南族的,为何不唱一首卑南族的音乐给我听呢?”胡德夫当即演唱了一首陆森宝于1958年创作的卑南族歌曲——《美丽的稻穗》,现场获得的掌声比他唱英文歌还要热烈。

“我脑海犹如台风刮过一样。”胡德夫回忆称,此事令他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他意识到民歌的力量。从此以后,他认真跟不同民族朋友学习音乐,还和李双泽、杨弦一起联合推出《中国现代民歌集》,被视为台湾乃至中国民谣的开端。

上世纪70年代末,民歌迎来黄金年代,写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仿若成为台湾年轻人的使命。

“我不知道自己会写歌,但李双泽说,写歌就是讲故事啊,你小时候不是放牛放得很愉快吗?啊,我立马找到了感觉。”

在李双泽的督促下,胡德夫创作了《牛背上的小孩》、《匆匆》,自此走上民歌创作之路,都成为许多台湾人的青春记忆。此时,胡德夫也积极投入民歌运动,他用词曲歌声为自己的族群发声。

1977年9月10日,李双泽意外身亡,让胡德夫万分悲痛。

李双泽在抽屉里留下的遗作是《美丽岛》,为纪念李双泽,胡德夫和朋友杨祖珺一起完成录制,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这首歌曾被贴上政治标签。

“歌就是歌,我唱的只是美丽的台湾。”胡德夫说。

在不少大陆歌迷刻板印象中,总以为胡德夫只写乡愁,实则不然,他创作的题材都极具社会的人文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