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旅游 > 文章

从文化到旅游差一张纸

2019-04-14 15:59 浏览次数:102 次



从文化到旅游差一张纸

 

       在这短短的一年内,“文旅融合”这个词已经被我们说烂了,文旅产业这个概念也已经逐渐形成。

       文化到旅游其实只差“一张纸”,这张纸就是市场。旅游到文化中间差了一座山,这座山就是学问。

       三亚的定位应该是”世界级奢华旅游目的地“,如果这个定位问题解决了,三亚现在所有的旅游企业日子就都好过了。

       在三亚市人民政府支持、中国旅游研究院指导下,由新旅界主办、三亚市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协办的第三届中国文旅产业年会暨2018中国文旅风尚榜颁奖盛典,在海南省三亚市顺利召开。

       会上,世界城市旅游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发表精彩演讲,以下为现场实录(有删节):

世界城市旅游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

       在这短短的一年内,“文旅融合”这个词已经被我们说烂了,文旅产业这个概念也已经逐渐形成。其实,文旅融合不是新概念,但这次我们强调的是新融合。

       我们当前形成文旅融合这个概念,其实有很大的偶然性。去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把旅游局和文化部合并到一起,因此我们现在就谈文旅融合。如果当时旅游局是跟商务部合并在一起,是不是我们今天就谈商旅结合了?如果旅游局跟交通部融合一起,是不是谈交旅融合?

       在日本,旅游主管部门就是运输省观光局;英国的旅游部是在劳动部,原因是更加看中旅游创造就业的功能;美国索性没有旅游局。所以我想说的是,部门怎么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旅游产业自身实际的发展。

       从旅游业发展历史来看,四十年的文旅融合我觉得不是新概念,很早之前,文旅融合就已经开始了,那是产品层面的融合。发展主体、机构改革、行政改革层面的融合是去年开始的。所以,我认为现在是文旅的新融合,新融合是产业融合、全面融合,最终是生活融合、幸福融合。文旅新融合是贯穿始终的发展融合。

       这一年来跟文化部门接触很多,发现文化部门的专家也变了。以前参加文化部门的会议,一堆文化专家攻击我,我是少数派甚至孤立派。但是现在不同了,文化人都开始关注旅游了。

       文化到旅游其实只差“一张纸”,这张纸就是市场。故宫单院长(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单霁翔)从来不说旅游,也不说故宫游客有多少,只说“参观者”多少。实际上他做的事,都是捅破了文化到旅游的这张纸。

       那旅游到文化呢,中间差了一座山,这座山就是学问。这是一个大学问,这两天我在三亚,动不动就听到别人谈黎苗文化。我说这个说法最好打住,苗文化在海南基本没有多少,而黎族的文化没有文字,没有真正的传承,没有悠久的历史,所以这个文化是比较粗糙的。槟榔谷(槟榔谷黎苗文化旅游区)是以黎族文化为中心的,但做了那么久,他们做的还是表层,我说挖掘一个深层的文化看看,到底也挖不出来。因为这个文化就是这样,旅游到文化差了大学问。

       类似的,从旅游到资本只差一张纸,就是”模式“。旅游项目,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模式,那你不缺钱。但资本到旅游差了一座山,就是文化。很多资本方是很牛的,它总说”你旅游有什么难搞的“。确实,旅游没有什么难的,但是用它资本的模式套旅游,永远套不好。那套不好,资本你就不要进入了,但它们还在进入。

文旅融合的争议与误区

       历史上来看,中国的传统文化资源极其丰富,也是旅游起步的关键。故宫和兵马俑成为中国文化旅游的代表,直至今日仍然是中国旅游在世界上的典范。所以旅游发展第一个阶段,文化资源是吸引外国旅游者的重中之重,也成为各地旅游的重中之重。

       所以说,其实1978年文旅就已经开始融合了,那个时候是产品层面的融合。之后产品逐步丰富,然后一步一步地发展,现在是深度的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都提出来了。

       我现在担心的不是文旅融合不融合了,而是担心有些融合唱得过了头,这个过程是文化跟旅游相伴相生的过程。

       去年文化和旅游部的机构改革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但文旅融合的过程总有争议。文旅资源的保护与利用是争议的核心,具体来看,索道建设、资源利用、遗产问题成为三个焦点,这不仅是文化部门,也涉及建设部门等。

       其实,这里面有五大误区。误区一,文化原教旨主义,保护至高无上。保护与利用中,过分强调保护。但是唱高调我比你们会唱,问题是唱这个高调有意义吗?一味强调保护如果没有利用,你保护能做到位吗?

       误区二,居高临下,保护的口号隐含着利益,专家至高无上。我不信专家没有利益,但是专家一谈保护好像就至高无上,而且永远在制高点上,永远批评旅游,我很不接受这个。

       误区三,焚琴煮鹤,名是重文化,实则毁文化。

       误区四,强调开发忽视保护。

       误区五,口口声声以人为本,时时处处与人为敌。这个误区是始终存在的,尤其城市化发展过程当中,很多领导关注的是形式,但是不要细节,强化保护、淡化开发,强化利用,整合资源,强化实践,注重利益,强化和谐,注重发展。

       如果形成一个好的利益关系,就会形成一个好的保护机制,才会真正的保护。传统文化需要通过现代解读,传统文化有学术的意义也有研究的价值,但是没有市场的价值,没有商品的价值,那就谈不上保护机制。传统的资源要变成现代的产品,传统产品要与现代市场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