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国内 > 文章

这种模式国外有500家国内仅三家

2019-04-15 19:08 浏览次数:111 次





这种模式国外有500家国内仅三家

       每周,童心苑都会组织两次老幼同乐活动,有时是在户外进行传球比赛,有时是在室内玩夹乒乓球之类的竞技游戏,小朋友喊老人“爷爷奶奶”,老人称呼他们“宝宝”。

       4月1日的老幼同乐活动中,老人和孩子组队进行传球比赛。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4月1日的老幼同乐活动中,老人和孩子组队进行传球比赛。

  “如果有机会,孩子和老人能为彼此带来什么?”

  2012年,好莱坞制作人埃文·布里克斯将镜头对准美国西雅图的一家代际学习中心,拍摄了时长5分钟的纪录片《现在完成时》。在影片最后,他提出了上面的问题。

  那是一个养老院和幼儿园融合在一起的地方,老人和孩子一起唱歌跳舞,参加各种活动。纪录片里,一群四五岁的孩子围着一位老人,抚摸她爬满皱纹的手;插着引流管的老人帮孩子制作三明治。一位老人对着镜头说,“你知道能够关心别人和得到别人的关爱,是一种怎样的感动吗?”

  类似模式并不仅仅存在于国外,在中国,它被称为“老幼同养”。一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开展此种模式的机构只有三家,分别位于武汉、南京和贵阳。

  武汉童心苑是三家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尝试老幼同养。他们在实践中发现,这种模式有其温情的一面,同时问题重重。“因为老年人和小孩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包括卫生、安全方面的要求,差异还是蛮大的。”童心苑院长高德明说,日常工作中,既要尊重老年人,又要照顾小孩,并非易事。

  2018年年底,南京锁金村的老幼同养机构关停了养老院部分,只将幼儿园保留下来。该幼儿园园长陈琪说,她对这一模式探索了16年,最终宣告失败。

  养老院开进幼儿园

  4月1日上午,在武汉市武昌区的紫阳公园里,一群五六岁的孩子正和老人做游戏。

  三十多位老人、二十几个孩子被分成两组比赛传篮球,老人分坐左右两边,孩子们站在中间,哪一队在最短时间内把一筐篮球传完,就是哪一队赢。

  哨声一响,老人们身体前倾,一个个伸着胳膊等着孩子们传球。队尾的老爷爷动作较慢,他悄悄把箱子拖到脚边,球传过来,一松手就掉进去,加快了全队的节奏。老人得意地笑了。

4月1日,童心苑的老幼同乐活动中,孩子和老人们组队比赛传球。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4月1日,童心苑的老幼同乐活动中,孩子和老人们组队比赛传球。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这是一场老幼同乐活动,孩子和老人来自武汉市的老幼同养机构——童心苑。童心苑实际是个代称,由武昌路幼儿园和武昌区复兴路社区的童心苑老年公寓(下称“老年公寓”)共同组成。在这里,养老院和幼儿园开在一起,老人和幼儿结合供养。

  “目前,这种模式在国外有近500家,但在中国只在三家。”主管老年公寓的副院长余小燕说,除了武汉的一家,另外两家位于南京和贵阳。

  与其他养老院或幼儿园西相比,童心苑的环境很好,位于紫阳公园内,距离公园东门一两百米。橘红色的外墙,绿色的围栏,黄色的铁栏杆大门上挂着“武昌路幼儿园”的牌子。围栏里的院子约有百十平米,铺着绿色的防滑地毯。

  这里的主建筑是一栋两层高的白色小楼,一层是孩子们的教室,门口堆放着花花绿绿的玩具箱子和小板凳,墙上装饰着孩子们的手工作品。二层灯光昏暗,楼道里挂满晾晒的衣服。这里住着46位老人,最大的九十多岁,年轻些的七八十岁。

  更多的老人住在隔壁的平房里,那是专属于他们的区域。平房和白楼不在同一个院子里,但两楼相通,连在一起形成倒L形。

  5年前,76岁的何婆婆住进了童心苑。现在,她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先到公园里跳一会儿广场舞。8点半幼儿园的孩子们陆续进园时,她会准时回来,扒着围栏看他们做操。

  每周,童心苑都会组织两次老幼同乐活动,有时是在户外进行传球比赛,有时是在室内玩夹乒乓球之类的竞技游戏,偶尔也会安排老人走进孩子们的课堂,和小朋友一起做手工、捏泥人,或者把孩子们带到老人的房间,唱歌跳舞。小朋友喊老人“爷爷奶奶”,老人称呼他们“宝宝”。

  更多的时候,老人和孩子是分开的。不同的两套管理人员分别负责老人、孩子的日常照料和护理。老年公寓和幼儿园有各自的厨房、餐厅,每天有不同的食谱搭配,还有各自独立的生活区域。没有管理人员带着,双方都不能到对方的区域活动。